励志人生网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励志故事 / 正文

有关于失忆的故事

  有关于失忆的故事大家听过多少呢?下面是小编整理的有关于失忆的故事,欢迎阅读欣赏。

  失忆的故事【1】

  从前有个人,患了一种很罕见的怪病,怪就怪在,不犯病时记性好着哪,多年前的陈谷子烂豆子都能想起来,就连他老婆生他大儿子时吃了多少鸡蛋都记得清清楚楚,他大儿子今年行过加冠礼了。

  若一旦受到刺激,比如大惊、大怒、大喜、大悲等,立马失忆,就连一秒钟前说过的话都不记得,连最亲的人老婆孩子都不认识。

  只有吃了“复忆丸”才能恢复记忆。

  而这种药只有花高价银子从外号活神仙的毛老道那里才能买到。

  这药有个大缺点:只能治标不能痊愈,下次受到刺激还会犯病。

  一天,此人要去打猎,佩弓执箭,骑上高头大马,高高兴兴地出门。

  村外便是田野。

  此时正是秋收刚过,麦苗才出土,没有大庄稼碍眼,视野相当辽阔。

  不多时,他发现前面不远处有只野兔正在觅食,于是策马逼近,摘弓搭箭,向猎物射去。

  惜乎射术欠佳,差之毫厘,只把野兔吓了个跟头,毫发未伤。

  这惊弓之兔一溜烟向前方跑去,只怕比刘翔的百米跨栏的速度快多了。

  此人不舍,立即策马紧追。

  追着追着,追到射程之内,又拔箭准备再射,兔子一下子钻进小树林里,不见了踪影。

  此人嗒然若丧,正要拨马而回,忽然感到内急,又调转马头进入小树林里。

  下得马来,将箭插于地上,把马栓在小树上。

  因为内急甚紧,来不及选地方,就在马前两步之地解决之。

  刚刚畅快,正要起身系裤,猛然一声嘶叫(可能那马等得无聊,提醒主人),此人大吃一惊。

  坏了,失忆症犯了。

  抬头间看到面前所插之箭,骇然大叫:“哎呀!何来飞矢,险些射中我身!”下意识往后一退,正好踩在自己刚屙的屎上。

  他感到脚下有异,低头一看,又大呼小叫:“呀呀呸!今日真是倒霉透顶,怎么又踩到狗屎之上!”便连连蹉脚后退,一下子又撞到马身上。

  转身一瞧,不禁转嗔为喜:“哎呀,好运气!捡了一匹好马!”于是弃箭不顾,解开缰绳上马而行。

  一时迷糊起来,不知向何处行去。

  老马识途,见主人不发指令,便自作主张向归途跑去。

  不多会回到了自家门前,大门未闭,那马径自要进家。

  此人慌忙勒住马缰,甩镫下马。

  茫然打量,不知是何家府第,不敢贸然径入。

  那马见主人磨磨蹭蹭不进门,不由着急,又嘶叫起来。

  女主人听见马叫走出来,见丈夫在门前发呆,不由大声叫道:“你个少脑子的,还不进家,在门外发什么癔症?”此人一听,正色说:“这位夫人,你我素未谋面,为何出口伤人?”老婆一听,坏了!老东西又犯病了。

  赶紧唤来家人,一同把他拉拉扯扯拥进家来。

  立马派人去买“复忆丸”。

  后事如何,不得而知。

  这种间歇性失忆症”不知是否祸延后世,因为还没学过考据学,不敢妄言,以俟专家考证可也。

  倒是见过这个病的两个变种:一个叫做“强迫性失忆症,另一个叫做“选择性失忆症”。

  前者是被动失忆,后者是主动失忆。

  前一种病,上个世纪50至70年代,在中国大陆最为盛行,当时集秦始皇与斯大林之大成的超级独裁断言:“知识越多越反动”。

  于是命令言必称希腊、道孔孟者,甚或识几斗方块字的,都要进行”思想改造“,把那头脑里的知识统统清除掉。

  脑袋清空了也难免七想八想,于是把毛思想强压进去,用毛一个人的脑袋想问题,达到思想的高度统一。

  于是所有人都被迫患了失忆症。

  此病到了时期达到了鼎盛。

  毛死后此病也在逐渐消失。

  真是一病将除一病盛。

  被动失忆刚要消失,主动失忆又强势起来。

  这种“选择性失忆症”,不是对所有的事都失忆,而是选择对自己不利的事失忆。

  如借了他人的钱到期不想还,就把这档子事忘掉。

  许下的诺言不想兑现,于是就“失忆”掉。

  如毛在抗日战争时期就信誓旦旦地许诺要实行民主,尊重民权。

  然时过境迁,忘得干干净净,到死还是欠着这笔账。

  此后他的接班人也一代又一代地许诺要还这个政治账,可时至今日,这笔账还在挂着。

  随着科学技术的日益发展,也许要不了多久,就能够发明出根治人为失忆症的方法。

  我怀着虔诚乐观的希望,但愿好梦成真,阿弥陀佛!

  失忆【2】

  入夏的夜晚,我躺在床上休息,晚风清凉,夜色很美,一切都令人舒服,当我从床头摸起一本书正要看时,突然,一条仅有筷子粗的小蛇咬住了我的脚!我一下子慌了,连忙用手去拽,却怎么也拽不下来,钻心的疼痛令我极度难受,我一个翻身从床下掉了下来,然后——我醒了。

  当我睁开眼睛后我才意识到,刚才只是做了一个可怕的噩梦而已,还好这不是真的。

  可是,这是哪里,这不是我家,也不是公司宿舍。

  为什么墙这么白?为什么我的手上插着针头?为什么我感觉浑身疼痛?我的眼睛开始搜寻一切有用的信息。

  我看到针头上面连着吊瓶。

  噢,原来我在医院里,那我应该是病了,可我得的是什么病,为什么会严重到进医院,我一向自诩身体很好的,估计不会与医院有太多牵连的,可为什么我躺在病床上?

  没有人回答我的疑问,只有许多仪器在我身边嘀嘀的响着,我感觉到很累,又沉沉地睡过去了。

  再次醒来,似乎已经是中午了,这一次我的脑袋清醒了很多,只是头还是有些疼,我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张极陌生的脸,这是一张男人的脸,满脸的焦急与疲惫,似乎有好久没有好好休息了。

  他和我对视了一下,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听见他大声地喊:“大夫,大夫,快来,他醒了,他醒了!”

  我有些厌烦他了,我不过是多睡了一会,至于这么大惊小怪吗?而且这里是医院,这样大声喊很没有素质的。

  医生开始对我做各种检查,他们扯开我的衣服听我的心跳,用手电晃我的眼睛,还不停地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我有些生气了:“请你们放开我好吗?我没事,不需要这样检查!还有,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医生们愣了一下,他们慢慢放开了我,只是看着我的眼神更加复杂,“你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一个医生问我。

  “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有些纳闷地看着他:“快过年了,我要回家,其他的我不想知道!”

  我的话让他们感到震惊了,因为我明显看到他们有点疑惑了,我有些不耐烦了,“再有三天就过年了,我的机票就订在明天,虽然我不知道自己得了什么病,但我现在感觉没有什么问题,我要出院了,请帮我办手续。”

  我并没有被放出院,而是又被迫接受了一系列检查,这是我极度不情愿的。

  我不喜欢医院,因为医院里曾经有那么多的人去逝,那么这里应该充满了鬼魂,而我再呆下去,会不会在某天晚上在走廊里碰到一个。

  一直陪着我做检查的人很熟悉地带我去各个科室,他不多说话,只是告诉我他是护工,被人找来照顾我,而我已经昏迷了一周了。

  天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我会昏迷一周,那么现在是不是已经过完年了?他告诉我,听说我是被车给撞了,撞我的人请了他来看护我,至于我为什么会被撞到,他并不知道。

  我有些茫然了,怎么会是这个样子?我努力回忆发生了什么事情,可就是想不起来。

  当我路过护士台的时候,我一下子惊呆了。

  桌上的日历是5月2号,可我记得的最后日期是2月16号,难道我睡了三个月?可是那个护工说我只昏迷了一周而已,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道我遇到了外星人?我进入到了虫洞中,完成了一次时间旅行?

  当我还在沮丧的时候,一位医生指着我的CT检查结果说:“你身体上的外伤已经不要紧了,只是你的大脑受损,影响到了你的记忆,你患了失忆症,确切的说是选择性失忆症,从你刚才的反应来看,你应该是忘记了大概三个月的事情。”

  这三个月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我会忘记这三个月的事情呢?这些记忆会不会恢复?这对我以后的生活会不会有影响?

  医生不能完全回答我的问题,只说这需要时间来治疗,而我已不想在医院呆下去了,公司已经通知了我的家人,爸爸已经过来了,看到我醒来后喜极而泣,他告诉我说我是在过马路的时候被车撞的,因为是我没有遵守交通规则,而且现在没有什么事情了,所以也不再追究司机的责任了。

  很快我就出院了,虽然我仍然不记得三个月内的事情,但好歹对我的生活影响不算太大。

  公司考虑到我的工作已被其他人接手,而且这三个月时间项目的进展我已全部不记得了,一时很难再接手,于是放了我一个长假,让我好好休息。

  虽然心里有些担心放假回来后我还能不能再融入到公司中,但我还是接受了公司的安排,毕竟我也确实需要休息一下。

  爸爸把我接回了家,而家里的妈妈正焦急的等待着我回去,老家的风景在这个时节最漂亮,满眼是绿油油的颜色,还有无数野花,麦田里的麦子已经吐穗,再过二十多天就要收割了,沉甸甸的麦穗压弯枝头,这是丰收的喜悦。

  一回到家里,我的心里也沉甸甸的,似乎有什么东西一直压在我的心头,堵得慌。

  我向爸爸问过是否清楚这三个月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笑了笑说:“你能发生什么事情,我们一家人高高兴兴地过了个年,然后你就去上班了,听你的同事说,你在那边一直忙工作上的事情,没有好好休息,这才出了事故。”可我分明听出了他的话中有些无奈和难过,爸爸是铁血汉子,再问是问不出来的,还是得靠我自己来寻找答案了。

  妈妈看到我时,眼泪瞬间就流下来了,她哽咽着询问我的一切,我擦干了她的眼泪,给了她一个温暖的拥抱,“妈,不用担心我,我一切都好,只是失去了三个月的记忆而已,我还能认得你们,这就是最幸运的事情了。”

  我慢慢地在房间里踱着步,隐约听见父母在厨房小声交谈着,应该是关于我的东西,而且妈妈依然在啜泣。

  看来我这次受伤,令他们十分难过,估计他们是害怕有什么后遗症吧,不过他们过多担心了,我的脑子很清醒,身体也很健康,不会有什么后遗症的,我要劝劝他们两个了。

  夜里躺在床上我毫无睡意,爸妈已经睡下了,我起身坐了一会后,突然想出去看看,因为很久都没有在半夜的时候出去看看外面的景致了。

  拿着钥匙悄悄地打开了门,我尽量不发出声响。

  今天晚上的月色很亮,皎洁的月光将银晖洒落在大地上,照得整个世界像梦幻中的景色一般。

  雾气飘荡在麦田里、小路上,如仙子身上的轻纱裙摆,一直绵延到远方。

  农村的夜静谧安祥,没有灯光,一切都十分地自然,只听得见一声声虫鸣,鸟儿们已沉沉睡去,听不见它们的歌喉,只是我的脚步声惊醒了忠于职守的狗狗们,一声狗叫划破了夜空,四周就开始响起一片犬吠声,我生怕它们惊醒了梦中人,便赶紧移步快走,离它们远远地。

  狗狗们已被我远远地甩在了身后,它们听不见陌生人的脚步声,渐渐地也住了嘴,只是这种场景有些似曾相识,我的脑子里闪过了一些乱七八糟的片段,却模糊地完全看不清楚,这些应该和我失去的记忆有关,只是那到底是什么,我仍然不知道。

  回到家后便沉沉地睡去了,等一觉醒来时,已是正午,看我醒来后,便把已热了几遍的饭端到了我的面前。

  我不愿意出门,因为农村的家长里短实在太多,我不愿意让别人去议论我身上发生的事情,至少不愿意听到他们议论,生活在农村的人们也在发生着变化,当年的淳朴也被现实的污垢蒙上了一层灰尘,无法拭去。

  当我翻看我的东西时,在抽屉里里找到了一条女式手链,我记不起来自己买过这个东西,家里只有妹妹一个姑娘,这应该是买给她的吧,我疼爱她在家里是无人能及的。

  床下有一个包裹,未曾打开,我不记得自己买过东西回家,但既然出现了,那就应该是我买的,可是看单子上的地址以及里面的包装,这并不是从店里或者网上买的,似乎是别人寄给我的,包裹里面是一套漂亮的咖啡杯和几件饰物,都是女性的东西,可这些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这些又是谁寄给我的?为什么要寄这些东西给我?我和她是什么关系?一连串的疑问令我困惑,爸妈不在家,我看着那串电话号码似乎有些眼熟,却记不起来是谁,我试着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在我就快要放弃的时候,电话终于接通了,“你好,是古月吗?”,迟疑了一会,我终于听到了一个“嗯”,那是一个年轻姑娘的声音。

  “对不起,我看到家里有一个包裹是你寄给我的,请问咱们认识吗?你怎么会寄这些东西给我呢?”电话那头似乎有些吃惊,沉默了好一会,我突然意识到我并没有告诉她我失忆的事情,于是赶紧在电话里解释了一遍。

  “嗯,这些东西是你托我买给你妹妹的,我们见过,也算认识。”在听完我的解释后,电话那头如释重负地说:“既然你生病了,那就好好休息吧。”

  原来是这样子,那就等妹妹回来后把这些东西都给她,让她看看这个当哥的有多么地宠她。

  妹妹看到我手里的东西时有些吃惊,不过很快就开心地收下了。

  我想她是没有想到我会送这些东西给她吧。

  只是爸妈的表情有些复杂,我甚至听到了爸爸轻轻的叹息。

  我发短信给了那个号码,“你帮我买的东西妹妹很喜欢,虽然我不记得你了,但还是谢谢你。”

  好久都没有看到回复,直到晚上,我才收到一条信息,“喜欢就好,不谢,保重身体。”

  看来这是一个很懂事的姑娘,我又和她聊了起来,只是每次她的回复都很慢,也很短,似乎一直很忙的样子,不过总不忘叮嘱我注意身体。

  既然我们认识,那应该也算是朋友了,有这样一个懂得关怀的朋友也是不错的一件事情。

  后来,我们又通过几次话,每次都很简短,只是后来我渐渐听到她有些不耐烦了,似乎我打扰到了她的生活,我有些尴尬了,虽然心里还是好奇,但也没有再联系她了。

  公司打电话询问我的病情,我已经在家里呆的有些无聊了,便强烈要求回到工作岗位上,在我的一再坚持下,公司终于答应让我回来先试试。

  虽然现在记忆还没有恢复,但总是这样呆着也不是办法,回到正常的生活中,或许也能让我恢复一些记忆吧。

  第三天,我就起程出发了,虽然爸妈还是有些担心,但我的执意也让他们妥协了。

  挥手告别的时候,我的心里突然像是被掏空了一样,看着爸妈的身影,我心里一阵难过。

  再有十分钟飞机就要起飞了,我将要回到我熟悉又陌生的城市,回到我的工作岗位上。

  而再过十分钟,我屋子里的闹钟也会响了,妈妈在我房间的床头上会找到闹钟,同时,也会看到我写给他们的一封信。

  爸爸妈妈:

  你们好,

  看到这封信时,我的手机已经关机,人已经在飞机上了,两个小时的旅程很快,也足够让我调整自己来适应接下来的生活了。

  对不起,我骗了你们,其实回到家的第二天,我的记忆就恢复了,当我看到包裹上熟悉的名字,并听到那熟悉的声音后,脑子中就像决堤的大坝一样一下子冲进来无数画面,所有的一切像过电影一样开始在我的脑子一一呈现。

  一段失败的爱情让我极度痛苦,虽然已经过去,但我却无法释怀。

  这段爱情虽然没有对我的工作产生影响,但我的内心却苦闷异常,我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不追究司机的责任了。

  出事的那天,我满心惆怅地在路上走着,心里甚至有了一点点以身赴死的念头,那时候我想,或许只有这样,她才能记起我一点吧,这是一个很傻很天真的想法,可我如同着魔了一般,自己走到了那辆车的前面。

  在恢复记忆后,我向朋友确认了这三个月发生的事情,确定了这并不是一场梦,而是实实在在发生过的。

  我心里开始有了一点私心,我想再听听她的声音,再看看她的样子。

  过去的这段时间里,我几乎快记不得她的样子了,只是心里仍然还有牵挂,所以我继续装作失忆,和她恢复了联系。

  虽然在这件事情上她伤害我很深,但我并不怨她,而且她的确是一个很不错的姑娘,和她的聊天再一次印证了我的看法。

  虽然我知道我们不会再有可能了,但我还是在逃避,逃避发生的一切,只是当她渐渐地不再因为我失忆而愿意和我联系的时候我明白了,逃避是不能解决问题的,我也不能只活在自己想象的世界中了。

  我最后一次去见了她,见到了那个让我牵挂的姑娘,也见到了那个让我陷入此种境况的男孩,他们都很好,虽然男孩还是那样一副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但我相信姑娘是一个坚强的人,她有能力处理好一切。

  对于那个男孩,我还很生气,但会好起来的,对于这个姑娘,我还有牵挂,但也会好起来的,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无默默地离开。

  爸爸,请原谅一次儿子的懦弱吧,给我一段时间调整过来,我不会再去打扰她的生活了,因为这是不合适的。

  在这件事情上,我们都是受害者,只是我心里的伤痛更深一些。

  我也不会再犯傻了,当我从生到死,再从死到生走了一遭后,我就已经明白生命的意义了。

  生而为人,就要有高于一般动物的思想,万物都在求生存,我又有什么理由去浪费自己的生命。

  人不仅是为自己活着,做任何决定的时候,都要考虑这会给别人、特别是真正关心你的人会带来什么影响,这样很累,但这便就是做人的代价吧。

  妈妈,我依然是你那个乐观开朗的儿子,我不会再做让你伤心的事情了,和身上的伤口一样,心里的伤口也需要时间来愈合,只是这次时间不会太久了。

  和她不能走到最后,只能说明我们缘尽于此,真正我爱的那个人,也是爱我的那个人,还在前方的道路上等待着我,我仍然要继续往前走,并且要活的快乐潇洒,这样才对得起我下一个要遇到的人,这样也才不会让关心我的人再受伤害。

  等飞机落地后,我会向你们道歉的,请你们原谅儿子的无知,原谅儿子曾经的堕落,前面的路还很漫长,未来会遇到什么事情都不一定,如果我连这一点点挫折都承受不了的话,那么人生路上的那么多挫折,我还怎么走下去?我是你们的儿子,是个男人,会坚强地活下去,并且要活的精彩!

  生命中有些人不必等待,有些爱不必留恋,当我看到他们两个在一起幸福的样子的时候,我明白了,爱情没有严格的标准,两个人是否合适,与很多因素有关,不仅仅是外在条件具备就可以了,爱或不爱,不能强求,不能强留,我如果再留恋下去,只会把自己最后的尊严也丧失掉。

  生命中还有很多美好的事情需要去做,人生需要爱情,但也不仅仅只有爱情,更何况是牵心一个不值得牵心的人。

  爸爸妈妈,你们放心,我很好。

  儿子:龙

  飞机已经在两万米的高空了,窗外的天很蓝,飞机下面的云朵洁白的如同棉花一般,铺成了一床望不到边的柔软的被子,我真的好想伸手抚摸一下。

  我把脑袋靠在窗口,眼泪流了下来,旁边的座位上是一个小男孩,胖乎乎的脸蛋上长着一对大大的圆眼睛,盛满了纯真与快乐,看到我的眼泪,他有些奇怪,估计他在想,我以为只有我会哭,为什么大人也会哭呢?

  他歪着脑袋看着我,我努力扯出一个微笑给他,再有一会飞机就要落地了,那一刻,我的心也应该要落地了。

推荐阅读

文章标签: 有关 故事 关于

本文链接: http://www.rz13.cn/lizhigushi/6090.html

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