励志人生网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美文大全 / 正文

宋代青瓷与审美文化是怎样的

  摘 要:瓷器艺术起源于古老的中国,它的出现是中华民族对世界文明的又一伟大贡献。瓷器种类繁多,不同时期的瓷器有着各自独特的审美艺术性,或斑斓绚丽,如唐三彩,或清新雅韵,如宋青瓷,再如构图饱满、装饰风格各异的元青花,它们所呈现出的艺术之美彰显了特定时代的审美文化气息。本文拟以宋代青瓷为例,从文化背景入手浅谈强盛文化氛围下所造就出的瓷器艺术,品鉴宋代青瓷所呈现的审美艺术价值。

  关键词:宋代青瓷 审美 文化背景

  中国瓷器发展历史悠久,每一时期的瓷器都有其独特的艺术韵味,而宋瓷不仅是中国陶瓷发展的辉煌篇章,更是中国陶瓷艺术史上难以逾越的高峰。这一时期制作的瓷器种类众多,样式新颖,在功用得以充分发挥的基础上更加突出了其本身的艺术审美性,不仅如此,宋青瓷的出世更是在陶瓷史上点染了光鲜的一笔,达到了青瓷造诣的巅峰,它质朴却不单调,含蓄的表面下流露出高雅的风尚。这种自然、典雅的审美特质下所透露的正是宋代的一种审美文化特性,也是当时文人的一种准确写照。

  一、强盛文化的影响

  1.文化的高度重视。崇文抑武是宋代的基本国策,这使它的军事力量远不及周围的少数民族实力雄厚,而且单看军事实力也无法与唐代相比。但说到宋代的文化水平,却是与国力强盛的唐朝不相上下的。究其原因,不外乎宋代对文化的高度重视。文化的强势使宋代的科技、文学、艺术、史学以及哲学等领域出现了对后世影响深远的大家,如才女李清照、豪放派词人辛弃疾、风俗画代表张择端等,并且世界瞩目的四大发明,除造纸外,其余也都发明于宋代。

  宋代皇帝徽宗酷爱文学艺术,在位期间将画家文人的地位提到了中国历史的最高位,而他自身也是一位极有天赋的艺术家,无论绘画与书法,他都表现出一种张弛有度、秀美雅致的风尚,在他的作品中可看出他文雅的涵养以及神闲气定的心境。宋青瓷的出现,与徽宗有着微妙的关系,传说徽宗梦中见青天,便命人去制造如天青色般的瓷器,当青瓷问世时,不仅获得了徽宗的喜爱,全国上下也对这典雅娟秀的青瓷珍爱有加。倘若是没有高度的文化背景,谁又能如此理解宋青瓷自身的气质所在,若是没有深度的文化涵养,青瓷又怎能在那个时代,备受人们喜爱。

  2.唯理文化的影响。文化成天下是宋代的典型特征,而内敛含蓄则是宋代人的精神特质,而造成这一典型时代特征的原因离不开当时人们的意识形态和其所信奉的哲学思想。宋代在思想上建立了以理学为代表的官方意识形态,虽同唐代的儒、释、道多元思想不同,但却也是这三者相互碰撞融合所产生的,既延伸了道家的“理性”,又借用了佛教的“自性”将其变为“心”,再通过儒家的伦理思想将二者构造在同一框架下,从而实现宋代“歌舞、致知、征信、诚意、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社会理想,这种哲学思潮对审美艺术的影响最终产生了与唐代完全不同的社会风格特征,那就是放弃奢华、绚丽、斑斓的外衣,彰显内在细腻、恬淡、儒雅、理性的艺术风格。宋瓷将中国古代理性文化发展到极致,将中国古代审美艺术推向了一个更高的巅峰。“白釉青花一火成,花从釉里透分明,可参造化先天妙,无极由来太极生。”诗中青瓷的美同古老的道家思想交辉相应,这也诠释了宋代青瓷所内含的大妙的哲学思想。

  二、典雅内敛的造型艺术

  瓷艺制造是我国古代独有的艺术技艺,在当今社会,人们依然狂热地对瓷器充满着眷恋,它的出现丰富了人们的艺术欣赏水平。而宋代瓷器在整个瓷器中占据了辉煌的一页,使我国的瓷器制艺空前繁盛,前面已经说到,宋代瓷器的成就离不开其特殊的历史文化与社会思潮,但宋瓷艺术美的主要表现形式还是来自于自身独特的魅力。

  1.古朴含蓄。与梦幻的唐三彩不同,宋代青瓷没有浮华的绚丽色彩,也没有多余的点缀装饰,它的美来自于自身的朴实和沉稳,是低调的高贵,是尚雅的文人风度。宋代青瓷将宋瓷中的文人艺术风格发挥得淋漓尽致,这种艺术美具有鲜明的民族特性,它是一种文化的彰显,是一种艺术表现的标准形式,也是宋代人民理想中的人格特征。宋代青瓷的古朴含蓄之美来自多种因素,它的本质潜藏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它的美是外表与内在合而为一的一种境界,形体上俊秀清丽,色彩上含蓄典雅,釉质晶莹透彻、光滑如玉,它的美自然内敛而不夸张,青的浓淡如雨过天晴,如林山苍翠,它汲取了大自然给予的色彩,它如瓷器界的芙蓉花,“其为质,则金玉不足喻其贵;其为性,则冰雪不足喻其洁”。它如诗中描绘的冰清玉洁的少女,它的雅致可谓一种无形无色的艺术魅力,诠释了百年的精美绝伦。

  2.身形秀丽。宋代青瓷大多身形秀丽精巧,即使制造较大器物,其整体效果也能恰到好处地凸显出线条的美感,青瓷中较为典型的当属瓶器,青釉色的梅瓶和玉壶春瓶不仅具有宋代特色,而且对后世有广泛的影响。青釉梅瓶的秀丽一改唐代浑圆饱满的体形特点,顶端口小,颈部短小,肩部丰满圆润、腹部鼓突。梅瓶的身形修长富有质的体感,整体轮廓呈优美的S线条,这种线条除了给人视觉上的柔和感外,还能使我们想到女性曼妙的身姿,并使瓷器在光影效果上具有渐变的运动色彩,富有一定的韵律和优美的动感。瓶身的修长挺拔带有适度的张力,瓶体的弧度随着身长逐渐和缓,至足时接近直线。因而,梅瓶的垂直方向的张力比横向的张力大,在整体上形成一种修长挺拔,但又不失稳重的形态。

  玉壶春瓶是宋代首创,是青瓷中有典型意义的品种,它的器形更加柔婉秀丽,瓶口外张,颈部与梅瓶相比更为倾长,内凹的曲线犹如女性的杨柳细腰,下体丰满圆润,沿轮廓线自然过渡颈项,整体看去,恰如瓶口处滴落的水珠,仿佛随时都能听到水珠落地时的泠汀动感。它的运动感较之梅瓶更深,整体完美的结合使整个造型既饱满圆润又挺拔秀丽。

  梅瓶曲中有直,玉壶春静中有动,这也正符合宋朝时期人物的性格特点,尚文知礼节,雅中带刚毅,这种变化与稳定的结合,使得它节奏鲜明不做作,是一种真正不朽的魅力所在。

  三、审美意蕴的表现

  宋代青瓷作为中国古代瓷艺制品,为我们带来了自然朴实的美的感受,它青天碧玉般的外形下隐藏了丰厚的文化内涵,在带给我们身心的愉悦之感时,还使我们感悟到那个特定时期所散发出的文化底蕴。 1.青天绿水似琢玉。青瓷的美多来自其色釉的纯净,不同窑地制造的青瓷釉层薄厚不一,但整体上都能保证色彩的干净透亮,或似晴天碧水,或似林茂葱绿。宋瓷琢玉般的质感使人爱不释手,人们钟爱于它身上的两种不同的美感,这便是自然天成和精工雕琢的大美。

  “青如天,薄如纸,明如镜”,这是明代张应文在《清密藏》中对宋代传说中的柴窑进行的描写,或许柴窑只是一个传说,但用此描写宋代青瓷却是非常恰当的,宋瓷是当之无愧的“青天、薄纸、明镜”的代表,温润如玉的釉色精巧典雅,并且釉色的深浅又给人带来不一样的联想,“天青”让人想到浩渺的青天碧海,宁静淡雅,能够使人心静平和,瓷面没有刺眼的光感,观赏时如玉般舒适。宋代青瓷的胎骨较薄,整体轻盈秀丽,釉层虽然像薄纸一般,但其釉层中的气泡在光线下能产生乳质感,所以它的质地具有丰富的层次,给人一种玉石般的美感。其身形的优美曲线使得瓷器的色彩具有明暗的动感,如湖面的波光粼粼,碧空的阴晴转换,光彩与质地交辉相应更透出它青天绿水似琢玉的独特韵味。

  宋代是文人思想占据主流地位的时代,瓷器似玉体现了文人尚玉的审美意境,宋代青瓷以玉的质感为标准,它剔透的单色釉诠释了冰肌玉骨的魅力所在,瓷如玉不仅是一种高超的技艺,更是一种崇高的精神境界。

  2.隽逸自然若文人。宋代是一个文化集大成的时代,它创造了百年的文明国度,从思想、文艺书画上无不臻至化境,这种文化的空前繁盛使得宋瓷的发展更具深远意义,瓷艺属于物质文明范畴,与一定时代的制度、精神文化密切关联,尚文的气息通过宋瓷的千古不灭传递到今天,使我们更加了解那个遥远朝代的古雅、隽永气息。

  宋代青瓷有着高雅的格调,在其端庄典雅、清新含蓄的美学特征下潜藏了隽逸自然、沉着幽思的人格化魅力,这带有文人雅士般的意象美感透露出宋代文化理性、和谐、雅致的特点。当我们欣赏宋代青瓷时,我们更愿意把它作为宋代文化艺术的典型代表,它是被升华和提纯的高境界象征,它可以与宋词、山水画等并列为宋代的“文化符号”。它的釉色素洁单纯,看似简单却赋予瓷器本身独特的意境美,它的纹理自然独特,不重外形的富丽繁华,而是追求内在的隐喻,这也体现了宋代对自我精神和心静追求的一种表现。

  我们在宋瓷的纹饰上可以看到世俗的魅力,宋代窑址出土的青瓷中多见花卉植物、鸟兽鱼虫、鹤舞海鱼以及童子生活形象等装饰画面,它将生活中的世俗场景描绘于瓷器,使我们在观赏宋瓷时能够看到一幅生动繁荣的生活场景,我们可以忘情地沉浸在那个经济、文化高度繁荣的国度。瓷器的意境之美代表了宋朝整个时代的精神风貌。青瓷将山水、情诗、心绪集为一体,将个人的内心世界放大给人看,这表明宋代瓷艺工匠一开始对自我人生的关注已经从辽阔空大回归到个人情怀。

  军事力量的薄弱使宋代外患众多,将疆土、战马转为闺房文字,是他们对现实生活的一种无奈,他们用诗情画意寻找自己内心安宁的栖息地,借以抚慰现实的残酷,犹比文人对国患的一种真挚坦然的书字流露。我们已经远离了那个朝代,但它的历史风华浸淫在青瓷的体表和内心,使我们感慨艺术宏大的魅力。艺术与文化交融造就了高境界的艺术品质,艺术承载了文化的古老气息,文化提高了艺术的本质属性,我们可以在宋代青瓷身上感悟它的内敛儒雅,也感悟它所流露的自然之美。

推荐阅读

文章标签: 美文

本文链接: http://www.rz13.cn/meiwendaquan/6097.html

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