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若妆 > 资讯 > 主角顾桢叶亦臻小说阅读_你是人间烟花一场在线阅读

主角顾桢叶亦臻小说阅读_你是人间烟花一场在线阅读

时间:2018-06-26 09:37编辑:

这本《你是人间烟花一场》小说的作者是安歌,很不错的一本小说,初次登门出来迎接的居然是一个男人,这由不得叶亦臻不惊讶,他甚至怀疑自己走错了门,还是顾桢在家里偷偷养了男人?想到这里,他心里突然腾起一股无名火。掌握主动权是叶亦臻一贯的风格,他决定先发制人,随即冷冷地盯着席沐白:“我说,这里好像不是你的家吧,请问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来者不善!席沐白清楚的感受到了叶亦臻眼里的敌意,他挑了挑眉,笑起来:“我是这家女主人的朋友,今天偶然过来做客,请问先生你又是哪一位,到这里来干嘛?”“你没必要知道,顾桢在哪儿呢?快叫她出来。”

你是人间烟花一场第8章 打起来了

初次登门出来迎接的居然是一个男人,这由不得叶亦臻不惊讶,他甚至怀疑自己走错了门,还是顾桢在家里偷偷养了男人?想到这里,他心里突然腾起一股无名火。

掌握主动权是叶亦臻一贯的风格,他决定先发制人,随即冷冷地盯着席沐白:“我说,这里好像不是你的家吧,请问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来者不善!席沐白清楚的感受到了叶亦臻眼里的敌意,他挑了挑眉,笑起来:“我是这家女主人的朋友,今天偶然过来做客,请问先生你又是哪一位,到这里来干嘛?”

“你没必要知道,顾桢在哪儿呢?快叫她出来。”叶亦臻不想和他浪费时间,直奔主题。

席沐白冷冷一笑:“对不起,小桢已经休息了,再说先生夜半三更前来打扰已是有失礼数了,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还是请您先回吧,不要打扰他人休息。”

叶亦臻的脸已然黑了下来,他的鼻息渐重,右手也紧紧握成了拳头,因为用力指甲早已深深陷进了掌心里,只听他咬牙切齿,一字一顿地说道:“好狗不挡道,快他妈滚开,不然叫你脑袋开花!”

一句话到也激起了席沐白的怒火,这男人简直太狂妄了,可他也不是好惹的,当即双手环抱,挺直身板,从鼻子里冷笑了一声:“小子,你挺横的啊,今儿个我还就不走了,有种的你动我一个试试。”

“你自找的!”叶亦臻咬牙切齿,话音刚落,右手拳头瞬间就重重抡在了席沐白的鼻梁上。

席沐白不备叶亦臻突然袭击,一记重拳下去,让他整个人朝后踉跄了好几步,差点儿栽倒下去。

待得他站稳身体,鼻梁却是疼得像要裂开一般,两条鲜红刺目的血从鼻腔里直直淌了出来,席沐白一擦鼻子,指尖瞬间叫血洇红了。

“你大爷的,敢打我!”席沐白顿时火冒三丈,仿佛全身血液瞬间冲到头顶,他长这么大还没被人打过,今天居然被这个混蛋打出了血,其恼火程度可想而知,当下不由分说,猛地向叶亦臻冲了过去。

而叶亦臻从第一眼见到这男人就是一肚子莫名的邪火,现在他既然这样不识相向自己挑战,那么正好就在他身上泄泄火。

两个男人就这样厮打到了一起,如同两只暴怒的雄狮撕咬到一起,直打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而激烈的打斗声早已惊动了在房间躺着的顾桢,她寻声出来,却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不知道两个大男人为何大打出手,她的第一反应是尖叫:“你们两个干什么?都住手!”

两个男人听到顾桢的叫喊声顿时都停了下来,可却保持着刚才打斗的姿势,互相怒瞪着对方,两个人的胸口都剧烈起伏着。

顾桢立刻上前将两人拉开,却把头转向叶亦臻,一双眼睛狠狠地瞪着他:“你干什么,半夜三更跑到我家来打架,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叶亦臻正一肚子邪火没处撒,这女人居然跑过来莫名奇妙的跑过来质问,而还一脸怒气的瞪着他,是何道理?他鼻息咻咻地:“我还没问你半夜三更为什么会有一个野男人在家里,你倒先质问起我来了,顾桢,你到底是有多贱多浪,一个男人喂不饱你,还要在家里养一个!”

一番激烈之词听得顾桢肺都快气炸了,叶亦臻这个混蛋不明就里,就会在这里胡言乱语。她简直有想立刻把他嘴撕烂的冲动!

倒是席沐白先发作起来,这男人太嚣张狂妄了,侮辱自己可以,可是侮辱他的小桢绝对不行。

“你嘴吧放干净点,再在这里乱嚼舌根,当心我报警抓你!”

叶亦臻闻言从鼻子里冷笑一声,仿佛是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报警?抓我?只有没种的男人才会叫警察来帮忙!”

“你说什么!?”席沐白的额头布满黑线,连太阳穴都在突突地跳。

“我说你没种,怎么了?不服气吗,不服气再来干一架啊!”叶亦臻昂着头,一双黑色的眼睛冷冷地斜睨着他,仿佛随时准备着和席沐白干一架的样子。

一句话激得席沐白暴跳起来,右手拳头捏得不停发抖,连面部的肌肉也在不停跳动着。电光火石间,眼瞅着他就要冲上去朝叶亦臻挥上那一拳的暴怒。不料却被顾桢死死拦住:“沐白,你冷静点,别理他,这人是个疯子,别跟他一般见识,冷静点。”

叶亦臻大恼,这女人竟然胳膊肘往外拐,帮着这个来路不明的小白脸,简直是可恶至极!

“说谁疯子呢,顾桢别以为我宠着你,你就可以得寸进尺在家里养野男人,有种你别拦着,让这小白脸过来,看我不打得他满地找牙、血溅三尺!”

“叶亦臻!”顾桢忍无可忍。

“怎么,我要揍她你心疼了?”他冷笑着反问。

“姓叶的,你别张狂,我告诉你侮辱我可以,但绝不准你侮辱小桢!”席沐白也是怒不可抑,就要爆发出来的架势,

“哟呵,小子,刚才那一拳没打疼你是吧,我和我的女人说话,几时轮到你插嘴了,识相点赶紧滚蛋,不然我剁死你信不信?”

“你算什么东西?凭什么说小桢是你的女人?”

“凭什么?就凭她主动献媚,就凭她有求于我,就凭她主动要求我睡!”

叶亦臻的话语如同一把锋利的尖刀,直直剖开席沐白的心脏,滚烫的鲜血瞬间喷涌出来,只是不能呼吸。

“无耻之徒,今天我废了你!”

“沐白,你冷静点。这件事情不是他说的那样。”眼看席沐白就要失控,顾桢用了此生最大的力气拽住他,“别冲动好吗?我求求你,先离开。这件事情以后我会和你解释的。”

席沐白听到顾桢的劝阻声不由回过头来望着她,这一回头却是吓了一跳,她的眼泪已然落了下来,席沐白忽然觉得心疼,低低叫了她一声:“小桢。”

“行了,人家都下逐客令了,你还不快滚。”叶亦臻似乎对顾桢这个逐客令十分满意,心情顿时好了许多。

席沐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纵使心中再有多少愤怒与不甘,但到底还是压下来了,因为从看到顾桢落泪的那一刻起,他的心就软了,他不想叫她为难,所以只有听从她的话——悻悻并且安静的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