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若妆 > 资讯 > 穿成狐狸来爱你夜离忧沈瑟儿小说阅读

穿成狐狸来爱你夜离忧沈瑟儿小说阅读

时间:2018-12-22 14:12编辑:小臣

刚刚夜离忧这样说,沈瑟觉得很难为情诶,而在晏寒裳走了之后,夜离忧马上松开了沈瑟儿的肩膀,沈瑟儿看着他这个样子就知道他生气了,毕竟刚刚和晏寒裳拉拉扯扯的确是她的不对,在沈瑟儿解释的时候,夜离忧还愣了一下,原来沈瑟儿把晏寒裳当做女人了。

第123章 这样的话真羞人

沈瑟儿连忙点头,“嗯嗯,是,是这样的。”她不想惹夜离忧生气,岁让刚才被气的是自己,但是在有别的男人面前,她还是想要给足他面子。

但是说完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夜离忧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于是乎,她的脸顿时红得像猴子屁股……

嘤嘤嘤,在别的男人面前说这样的话真的很羞人啊!

但是为什么夜离忧却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捏?

“走吧!”他又紧了紧扣住她肩膀的手,“回去把衣服穿了再出来。太子可先到清禧宫去。”

“是了,本宫也只是因为无聊才随便逛逛,既然如此,那本宫先到清禧宫去。”晏寒裳说完,转身便走。

那紫色的身影在夜色下显得有些迷蒙,窈窕得好像一位婀娜多姿的女子。非常……非常有韵味。

他刚刚消失在转角处,夜离忧便松开了她的肩膀,脸色又恢复了一派的冷硬,沈瑟儿轻咳了一声,想要缓解这尴尬,但是夜离忧却连鸟她一眼都没有。

“诶,你生气啦?”她扯扯他的衣袖,弱弱地问道。刚才她和晏寒裳拉拉扯扯的,的确是她的不对……

夜离忧冷哼一声,像个大男孩似的,将脸扭到一边去。

如果刚才沈瑟儿没有配合他,估计他现在都得把沈瑟儿给剥掉一层皮了。

“唉哟,我刚才太激动了,一时间忘记了那个啥,况且他长得这么女性化,不能怪我把他当女人看啊,对不对?”沈瑟儿拼命地讨好他。

夜离忧闻言,愣了一下,她居然把晏寒裳当成女人?

“快去穿衣服!”他别扭地说道。

“那你不生气啦?”

“少废话!”

“哦,好吧,那我去了,你是在这里等我,还是等会儿我自己去清禧宫?”经过这一场闹剧,沈瑟儿的心情又好了起来。

其实说实话,她还是很享受他抱着自己时候的感觉,而且……他会为她吃醋,这让她感到很开心,之前的不开心都一扫而光啦。

夜离忧想了一下,昂着头走在了前面,“跟来。”

沈瑟儿这才屁颠屁颠地跟了去,走到后面望着他高大俊挺的背影,她心里喜滋滋的,其实有时候他还是蛮可爱的啊!

“那个皇,今晚有多少妃嫔参加这个晏寒裳的接风宴啊?”她弱弱地问道。

“一个。”

“哦……啊?”沈瑟儿心里叽咕一声:小乙子不是说其他妃嫔有其他奴才去接吗?怎么会只有自己一个?

“你的意思是除了我之外还有一个,对吧?”她竖起食指有些不相信地问道。

“不是,是只有你一个。”话语落下,便到了锦雪宫门前,“像以前一样打扮好,不用太刻意。”虽然她刻意打扮起来很美,连他这个常年见到美女的人都惊呆了,但是今晚的主角的晏寒裳!!

“哦。”沈瑟儿吐吐舌头,径自嘀咕道:“穿好也是你说,穿不好也是你说。”说完,一溜烟跑进殿内去了。

自从幻化成人之后,沈瑟儿没见过这种阵仗,大殿都坐满了人,而她则跟在夜离忧身边,战战兢兢地走到高台去,然后坐下。

她的唇角都要弯出病来了,但是她还是感到很不自在,只能紧紧地攥住夜离忧的袍角。

夜离忧扭过头来,鼓励地看了她一眼,她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接下来便是众人的朝拜之声,沈瑟儿又再次感受到了站在权利最高峰的那种飘飘然,难怪会有这么多人对这皇位趋之若鹜,这种感觉还真是……tmd好啊!

虽然她有点不不适应……

因为是才人,而不是皇后,所以她不能坐在夜离忧的身边,只有坐在他的右下方。

而晏寒裳则坐在殿的左边的第一个位子。沈瑟儿一抬头便看见了他那张似笑非笑的女人还美的脸,而她则是回瞪了他一眼,没有理由,毫无原则的瞪了他一眼,于是晏寒裳的笑意更大了。

夜离忧睨了他们一眼,却是没有做声,在说了几句话之后,他吩咐大家各吃各的了。

末了,还不望把沈瑟儿叫到自己身边来。

原本在和底下人说话的时候,夜离忧那是一脸和气,但是待看到她的时候是一脸寒冰,沈瑟儿忽然不知道自己哪里错了。

可在她距离夜离忧只有三步远的时候,护觉膝弯处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砸了,相当的疼,她还没来得及反应呢,整个人向前扑了过去。

众人内心一惊,纷纷站了起来,夜离忧眸子一眯,蹭地站起来,快速地接下快要倒地的她,目光却越过她看向底下的晏寒裳,他的唇角噙着浅笑,似乎一点都不担心沈瑟儿会摔伤。

夜离忧几不可见地蹙了蹙眉,刹那间他便知道沈瑟儿为什么会摔倒了,必定是晏寒裳做的手脚,而他这样做的目的只是为了窥探沈瑟儿在自己心目的份。

思及此,他内心一震,想要推开沈瑟儿,但是转念一想,却还是放弃了。

作为帝王,最好不要让别人发现自己的弱点。夜离忧也是知道的,晏寒裳野心勃勃,誓在统一天下,所以,绝对不能让他发现自己的弱点。

可是……沈瑟儿真的是自己的弱点吗?夜离忧勾唇笑了笑,不过一个女人罢了,自己能有多重视?若是晏寒裳因此而认为自己真的很重视沈瑟儿,那倒也没什么,他永远不会为了一个女人而放弃江山的。

“有没有怎么样?”一念罢,他温柔地问道。

沈瑟儿点点头,“膝盖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狠狠砸了,很疼。”她的一张小脸看起来无的纠结,好在夜离忧还能对她和颜悦色,否则她直接坐地大哭了。

夜离忧二话不说直接将她打横抱起,示意小乙子主持大局后,便离开了清禧宫。

沈瑟儿愣住了,刚才夜离忧对自己做了什么?他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把自己给抱了起来?

思及此,沈瑟儿伸出双手环住他的脖子,将脸贴到他的胸膛,娇羞地笑了。

清禧宫与景熙宫的距离不算远,不多时他们便到了,随后赶到的是御医,沈瑟儿惊呆了,尼玛这速度也忒快了吧。

“许是膝盖被摔伤了。”夜离忧皱着眉头道,“给她检查,用最好的药。”晏寒裳下的手能轻吗?哼,既然他想知道自己的弱点,那自己把这弱点放大给他看!

“是,皇!”

沈瑟儿的裙摆被撩开的时候,白皙的膝盖竟是一点紫红,只有一点,但是红得很夸张,旁边的肉都肿起来了。

颇有点子弹钻进肉里了的感觉。

“这是什么?”沈瑟儿指着肉里的那颗看起来有些像小石子的东西问。

御医靠近一看,“回雪才人,这是小石子。”说完,暗自嘀咕:“清禧宫怎么会有小石子呢。真是怪!”

“啊?”这石子都钻进她肉里了啊,“我感觉到这石子是凭空飞出来的啊,我并没有摔倒在地,到底是谁陷害我啊!”沈瑟儿立马反应过来了,“到底是谁有这么好的内里,我勒个去!”

真是的!生活在这皇宫,真是保不准随时都会没命啊!

御医们面面相觑,纷纷摇头表示不知道。

而夜离忧则抿着唇,不言不语。

沈瑟儿怪了,夜离忧武功这么好,难道谁动的手连他都不知道?

“沈瑟儿,我勒个去是什么意思?以后在朕的面前说人话。”夜离忧拧着眉道。

沈瑟儿瞬间石化,谁能告诉她,这句话是个神马意思?

“皇,这潜入膝盖里头的小石子必须尽快取出来。”御医忽然说道:“否则这条腿将会残疾的。”

“……你们的医术有必要这么糟糕吗?这么一颗小石子你也想吓唬我,我勒个去!”沈瑟儿激动地动了动腿,顿时疼得呲牙咧嘴的。

“那你们还不快动手,还愣着做什么!”夜离忧见她疼得不行,即刻喝道。

那几个御医连忙下去准备了,而沈瑟儿则疼得冷汗都出来了。

“要是让我知道是谁在背后阴我,我非杀了他全家不可!”

“真的?”

“难道还是假的?没看见我都疼成这样了吗?额……”沈瑟儿抱着自己的腿,没好气地说。

“如果朕说那个人是晏寒裳,你会相信吗?”

“啊?”沈瑟儿再次石化,心里想着,不会是夜离忧为了挑拨自己和晏寒裳之间的关系吧?“你看见是他出的手?”

夜离忧轻笑一声,“你以为朕在骗你,是不是?”

“……没有的事,怎么能呢!”我凑,眼力见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好?

之后,两人再没有选择说话,看着那御医忙来忙去的,沈瑟儿也痛得要死要活的,一般在这种情况下,她是特别地想念二十一世纪的高潮医术的,唉!

沈瑟儿痛完的时候,再抬起头来时,夜离忧已经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她瘪瘪嘴,竟有些委屈,有些难过他居然不打一声招呼走了。好歹自己也曾经算是他的女朋友啊不是?

沈瑟儿期期艾艾地将絮花喊过来之后,两人便回了锦雪宫。

夜离忧离开景熙宫之后,并没有再去清禧宫,而是一个人沿着小路悠悠地渡着步子,不知道为什么,最近他的心情总是很容易烦闷,经常需要出来走走,否则他觉得自己都要被憋坏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