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若妆 > 资讯 > 穿成狐狸来爱你by红妆小吕布小说在线阅读

穿成狐狸来爱你by红妆小吕布小说在线阅读

时间:2018-12-22 14:21编辑:小臣

夜离忧的脑海里总是会闪现出沈瑟儿的脸,在前几天他忍不住自己的冲动之后去找了一名嫔妃,没想到做事的时候脑海里还是出现了沈瑟儿,那天他觉得索然无味,曾经深爱过一个女人的他知道自己不能够爱上别人,不然的话就会重蹈覆辙,所以他觉得以后要远离沈瑟儿了。

第124章 恐怖的事情

这对于一国帝王来说,是一件多么恐怖的事情!

而且时不时的,他的脑子里总是会闪过沈瑟儿的脸,大多时候他都强行压制住了,可是心里的那份很想去见她的冲动总是很容易冒出了头,怎么按压都按压不下去。

在几天前,他无法承受自己的冲动时,便去了另外一名妃嫔的宫,但是当他把那名妃嫔压在身下的时候,沈瑟儿的笑脸又从他的大脑一闪而过。

于是他愣住了。

那场房事进行得也是相当的寡淡无味。

如今,他一个人走在夜里的小径,吹着凉风,心情依旧烦闷不已。

聪明如夜离忧,必定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毕竟……他也曾经深爱过那么一个女人。但是事实告诉他,绝对不能爱任何一个女人,否则自己将会死得很凄惨。

苏云若便是最好的例子,他一点都不想再重蹈覆辙。但是内心的感觉却是如此强烈,他已经控制不住自己去为沈瑟儿的喜怒哀乐而喜怒哀乐了。

望着前方明明灭灭的灯火,他不自觉地叹了口气,或许……以后他真的得远离沈瑟儿了,不能再让她左右自己的心神。

他害怕了,爱一个人后的那种毫无安全感可言的生活。

“咦,这不是皇吗?”前方的灯光明亮处忽然出现一个人,那正是从无聊乏味的清禧宫出来的晏寒裳。他走到夜离忧面前来,微微福了福身子,算是打招呼了。

“这沧宇国皇宫的景致是不同于我们燕国,本宫甚是喜欢呢。”

夜离忧抿唇而笑,“太子喜欢的东西好像不少。”

谁料,晏寒裳竟道:“是不少,只是不知道皇您可有诚意赠送之?”

见过帝王主动赠送他国礼物的,但是却不曾见哪个国家的重要人物主动问对方有没有送他礼物的意思。

夜离忧笑了,笑得很无害,“既然是太子喜欢的,朕当然会送。但是人毕竟是人,不是物品,如果太子看哪个人了,朕便不能送了。”

“哈哈!”晏寒裳笑了笑,“那便算了,这些景物虽美,但在我们燕国总还是能够见到的,本宫也不见得有多么喜欢。”

顿了一下,他眨眨眼睛,目光流转间,他道:“不过,按照皇刚才所说的意思,是否是若是本宫看的那个人愿意跟本宫走,皇便会把那个人送给本宫?”

夜离忧的眸子眯了眯,“那是当然!”

晏寒裳又夸张地笑了几声,“素问沧宇国皇帝爽快大方,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太子谬赞了,不过是一个人而已,我沧宇国最多的是人!”他负手而立,睥睨天下的姿态便被他尽数展现了出来。

“呵呵,说得也是!”晏寒裳说:“只是本宫也希望本宫看的人,不会是皇在乎的人!”他摇了摇手的折扇,“本宫赶了小半个月的路,身体也乏了,便不打扰皇赏风景的雅兴了,先行告退。”

语毕,转身离去。

夜离忧勾唇笑了笑,转身往御书房去了。

这天晚,他并没有去沈瑟儿那里,而沈瑟儿疼了一个晚,怎么睡也睡不着,直到天快亮了,才迷迷糊糊地睡过去。

“娘娘,娘娘?”沈瑟儿还睡得深沉的时候,身体被人推了推,她皱着眉头,“干什么呀!”昨晚折腾了一夜,她可是累惨了也疼惨了。

这该死的古代没有止痛药啊。

“皇来看您啦,您快醒醒!”

沈瑟儿掀开眼皮子一看,又是一个日落西斜的日子。

“说我还没睡醒,嗯,是这样。”沈瑟儿迷迷糊糊地说道。

“朕来看你,你不高兴吗?”走到内殿的夜离忧恰好听见了她的话,但是他并没有生气,而是平和地走到她的床边坐下,“现在还很疼?听说你昨晚疼了一个晚?”

我凑,知道我疼了一个晚,你丫的昨晚去什么地方了?

沈瑟儿翻了个白眼,“现在还好,不是很疼,我是特瞌睡,想睡觉!”说着,又要闭眼睛,心里莫名的有一种希冀。

希冀……夜离忧要是能留下来陪她睡觉,那该多好啊!她已经很久没有和他在一起了,心里面其实还是超级想念的。

但是这些话,她绝对不会选择说出来。毕竟……想念夜离忧的女人太多了。

“你们都下去吧。”夜离忧捋了捋她额前的刘海说道。

待到那些太监婢女走了以后,沈瑟儿希冀的事情终于发生了,他那样温柔地掀开被子,躺了来,躺在她的身边,“正好朕也困了,陪你睡会儿。”

沈瑟儿顿时笑得眉眼都弯了,不住地将脑袋往他胸膛蹭。

但是夜离忧却是久久地盯着粉红色的帐顶看,不睡觉也不说话,使得整个氛围都有些冰冷,更夸张的是他的身体有些僵硬。

沈瑟儿眨了好几下眼睛,才鼓足勇气问道:“你有心事?”

“朕可以有心事吗?”他很是寡淡地问道。

“你现在不正在有心事呢吗?”沈瑟儿有些疑惑,但是很快又不疑惑了,因为她大多时候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前一秒,他可以对你很温柔,但是下一秒,他又可以对你冷若冰霜,简直要将你冻伤。

“朕最近在想一件事情。”他将下巴抵在她的脑袋,贪婪地呼吸着独属于她的芳香,“会不会有一天你跟别人走了呢。”

“朕还在想,如果真的有这么一天,朕还要不要去找你。”顿了一下,他续道:“毕竟……寻找一个人,很伤人力、财力和物力啊!”

沈瑟儿愣了一下,她着实没有想到他的心事居然是跟自己有关的。

“皇位对你来说那么重要吗?你为了它活得那么累,真的很有意思吗?”沈瑟儿终于又忍不住把自己的心里话给说了出来,“如果你真的有那么在乎我,那为什么不带我离开这个地方呢?我很讨厌后宫的尔虞我诈!也不喜欢你整天为了政事而忙忙碌碌的。”

“不是说忙碌不好,而且……在乎你的人会因为你这样拼命的劳碌而感到心疼!”沈瑟儿续道。

“在乎朕的人?”夜离忧嗤笑一声,“这个世界没有在乎朕的人。”母亲吗?母亲早死了。而他的父亲……从来都不知道他的存在。至于苏云若……她的在乎也不过是虚假的。而夜景逸……他不过是有些崇拜自己而已。

沈瑟儿闻言,一骨碌从他怀里爬起来,看着他,想说点什么,却又忽然不知道说什么。

“怎么了?”

她的眼睛里闪烁着明明灭灭的光芒,看不太真切,“你的父母呢,他们都不在乎你吗?”

夜离忧想也没想,直接说道:“不在乎。”他的记忆里,母亲留给他的只有眼泪和伤痛!

从小到大,他都生活在黑暗里,最后苏云若还把他最后一丝光明给带走了。

沈瑟儿微微愣住,忽然捧住他的脸,认认真真、诚诚恳恳地说道:“那以后我来在乎你、关心你、爱护你、守护你……”

不待夜离忧说话,她主动吻了他的唇……

强大如夜离忧,也被她的告白给深深的震撼住了,他睁着眼睛,望着放大在自己眼前的那张脸,苏云若离开以后这是他第一次想要相信爱,相信人们口所说的幸福。

沈瑟儿的吻技很青涩,但是却吻得很深情,可是时间久久,她都得不到夜离忧的回应,她禁不住睁开眼来看,却见他在盯着自己。

“怎么,你不愿意吗?”她的心里涌起一股失落,微微退开身子,悠悠叹了口气后,说道:“也是,后宫的女人那么多,你也不见得会答应,你当我是自作多情好了。”说着,便起身打算从他身下去。

但是夜离忧的手却在这个时候抓住了她的胳膊,“朕不是这个意思。”

沈瑟儿不妨,竟重重地跌倒在他的身,下巴撞在他的胸膛,夜离忧闷哼一声,却没有把她推开,他重复道:“朕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她揉揉自己的下巴,可怜兮兮地看着他。

不知道为什么,夜离忧忽然伸出手来,指腹轻轻摩挲着她的粉嫩面颊,什么也不说。

沈瑟儿的心又开始鼓跳如雷了,但她还是安静地回望着他,与他一起沉默着。

不多时,他捧住她的脸,微微起身主动吻住了她的红唇。

这个吻和以往有些不一样,很温柔,很小心翼翼,像是害怕会把她弄伤似的。在这一刻,沈瑟儿有种自己被庇护的感觉,好久违的感觉,她激动得想哭……

她伸手回抱住夜离忧的脖子,一点一点地加深这个吻,沈瑟儿从未像此刻般吻得这样忘情过,只想这样一直一直沉沦下去,直到地老天荒……

但是只一个吻又怎么够呢?两人不知不觉间挥动双手在彼此身游移着,衣服一件一件剥落,可他们自己对此却毫无察觉。

直到膝盖传来尖锐的疼痛,沈瑟儿才猛地清醒过来,刚刚还绯红的脸顿时血色全无。夜离忧愣了一下,连忙放开她。

“怎么回事?”

沈瑟儿咬着下唇,“膝盖……好疼!”那种尖锐的疼痛,她想忍住,但是却怎么也忍不住。眼泪开始在眼眶里打转,她甚至觉得全身都要因为这疼痛而失去知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