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若妆 > 资讯 > 叶非桦路红妆小吕布初在线阅读

叶非桦路红妆小吕布初在线阅读

时间:2018-12-22 14:32编辑:小臣

在听到沈瑟儿说累的时候,夜离忧不由自主的想到了他当初深爱的那个女人,沈瑟儿看着他魂不守舍的模样,才明白当初那个女人把眼前这个男人伤害得有多深,她忽然就对夜离忧许下了承诺,夜离忧没有回答她,这让沈瑟儿摸不着头脑,在她的追问下,夜离忧说他喜欢用实际行动来表达。

第126章 我不累!

而他却好像个固执的孩子似的,“不,我不累!”

“可是我累了,我想要休息!”

夜离忧身躯一震,蓦然顿住脚步。曾几何时,那个女子也与他说过同样的话,她说:“阿离,我好累,我觉得我和你在一起一点都看不到希望,我们走的路太长了,我好想休息!”于是后来,她毅然决然地嫁给了夜瑞轩。

他也曾真实地爱过,但是后来却被伤得体无完肤。

“你怎么了?阿离,你怎么了?”

夜离忧半晌没回过神来,“没,没什么。你累了吗?那我们到前面去,找个可以休息的地方休息一下。”他的声音忽然变得很清冷。

沈瑟儿明白了,他曾经真的被苏云若伤得很彻底,而他到底是怎样由一个什么都没有的“野”孩子登这九五至尊之位的呢!

她依旧环住他的脖子,而他依然稳步向前走着,沈瑟儿重新将下巴搁在他的肩膀,“阿离,你信不信,如果你相信幸福,那幸福一定会降临在你身的。”

夜离忧抿唇,没有说话。

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还会重新爱一个人。

“你若不离,我定不弃,可好?”沈瑟儿又道。

夜离忧倏然顿住脚步,目光悠远地望着前方,沉默良久才道:“你……刚才说什么?”

不离不弃的承诺,他虽然是皇帝,却也需要这样的承诺呢。

他忽然觉得自己很可笑。自己什么时候卑微到需要爱情的滋养了?但是这样的话由沈瑟儿说出来,他还是感到很温暖。

“我说你若不离,我定不弃,你愿意吗?”

夜离忧笑了笑,“傻丫头。”

转眼便到了一处凉亭,夜离忧弯腰将她放在石凳,“膝盖有疼吗?”

“没有!”沈瑟儿摇摇头,“你还没有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呢!”她灼灼地看进他的瞳眸里,里面幽深一片,这是她见到过的最好看的男人,没有之一。

她是那样地喜欢他……喜欢到忘记了他曾经给的伤痛,喜欢到忘记了要出宫的事情。

可是,若是他愿意真心相待,她又何须出宫呢。

“你想要我说什么呢?”夜离忧挑挑眉,一派轻松,语气不再夹杂那些回忆里所带来的悲伤。

“表个态啊!”我凑,老娘都跟你表白了,你丫的不能表个态?

“但是我喜欢用实际行动说话。”说罢,便捧起她的脸重重地亲了去。这个小丫头总是很容易让他的心情大好……

许久许久,两人才分开。

夜离忧将她一把抱起,然后自己坐到了石凳,将她搁在自己的膝盖,而她的脸则贴在他的胸膛。

沈瑟儿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声,说:“我曾经真是没有想过有一天会爱你!”

“我知道,那个时候你恨透了我!”

“还不是因为你太可恨!”

夜离忧低低地笑。

“我曾经也没有想过我会在这个地方寻找到幸福。”

“哦?是吗?那你原来以为你会在哪里寻找到你的幸福?”夜离忧忽然来了兴致。

“当然是我的家乡啊……”

“怎么不说了?”

“说了你也不知道。”

“忽然很想知道你的家乡在哪里?为什么会有你这样怪的人呢!”说到最后,他的声音忽然变得严肃起来,“对了,你曾经不是一只狐狸吗,怎么后来……”

这是他一直想不通的地方。

沈瑟儿想了一下,还是打算和盘托出,毕竟这样拖下去也不是办法。

“我的家乡叫二十一世纪,因为……”因为自己吃撑了所以一命呜呼穿越了?不行,这么囧的事情绝对不能说。

“因为什么?”

“……因为我被人杀死了,我也以为我要死了,但是我醒来的时候却在一只狐狸的身体里……”沈瑟儿把那时的事情说了一遍,尽量说得天花乱坠,让夜离忧对她再也不持怀疑态度。

听罢,他摸着自己的下巴,“竟有这样怪的事情?”

“是啊,我当时也被吓了一大跳,你都不知道我刚开始来的时候是有多么的孤单和无助……”沈瑟儿说得很煽情,而这些都是她曾经经历过的,彼时的心情估计这一生她都不会忘记。

“我动不动想要哭泣,但是我知道哭泣没有什么用,所以我只能努力地活下去,活得很好很好……再也不要被人欺负……”

夜离忧内心一涩,虽然不大相信她口的言语,但是却还是不得不被她彼时的心情给震撼,毕竟……那个时候欺负她的人是他自己啊!

“你以后再也不会欺负了,我向你保证!”他像个初恋的大男孩那般,举起手来,信誓旦旦地说着自己的誓言。

“真的,我可以相信你吗?”

“若是你觉得我可以相信你,那你也相信我,可好?”他向来都是说一不二的人。除非他不知道自己爱了,一旦他确定自己的情感,那必定是不会欺骗对方。

虽然沈瑟儿在被晏寒裳伤害的时候,他的想法确实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的,但是昨天晚以及今天早,他都经历了很长时间的煎熬,这才准备正视自己的感情。

他在乎她,而她也刚好在乎自己,这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真是没想到你说起话来是一套一套的啊?”

“什么一套一套的?”

“是很会讨女孩子欢心啊。”

夜离忧笑而不语。

“外面风凉,我带你回去吧?”

“不要,我还想再坐会儿,而且你的怀抱很温暖,我不觉得凉。”

夜离忧低低地笑起来,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依旧不说话。

沈瑟儿唇角弯起来,继续往他的胸口噌,可在这档口,夜离忧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板正她的身子,认认真真、急急切切地看着她。

沈瑟儿颤了一下,“怎么了?”她问。

“朕想问个问题。”

“你问,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但是你别这样看着我,我怪害怕的。对了,不会是什么坏消息吧?”

“以后,你会先爱别的男人吗?”

沈瑟儿扶额,这是什么跟什么?不过他这个问题也问得蛮实际的。她回道:“那你以后会爱别的女人吗,你要是会爱,那我肯定也会爱。”

夜离忧的眸子有些些灰暗,这不是他想要的答案,但是……未来的事情是说不准的,算沈瑟儿现在告诉他不会,那以后如果会了呢。

好像苏云若曾经告诉他说永远不会离开他,但是最后……她还是离开了自己。而且还是以那样的方式……

见他这个样子,沈瑟儿的心蓦地扯疼了一下,她紧紧地搂住他,“跟你开玩笑的,算你不喜欢我了,我还是一样喜欢你,永远都不会改变,永永远远。”

如果誓言能够让他有安全感,那自己给他安全感又何妨。

夜离忧悠悠叹了口气,随即又笑了,他揉揉她的脑袋,将她抱起来,什么都没有说,便直接往回走。

誓言不可信,却可听听,因为即使是听听心情也会变得好很多。

“你是不是不相信我?”

“没有。”

“那你为什么不说话?”

“我抱着你,怎么说话?”

“……你是用手抱着又不是用嘴巴。”

“那你想听什么?”

“……”沈瑟儿将脑袋埋进他的肩膀,“没什么。”不说不说,还问自己想听什么,真的是!

翌日,天气晴好,躺在床的沈瑟儿满足地翻了个身,望着晴好的天气,心情也格外的开朗。旁边的夜离忧早已经不在了,但是她也已经习惯了,坐起来伸伸懒腰打了个哈欠。

以前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在这个异世活得这样开心。

“絮花,今天吃什么啊?”还没有梳洗完毕,沈瑟儿便迫不及待地问道。

“娘娘想吃什么,可以让御膳房做什么。”

“那……皇午会过来吃饭吗?”

“这个奴婢可不知道。”絮花笑道。

“哦……那你吩咐御膳房把皇的菜也做一份,到时候送到我们这里来。”

絮花点点头应下了。

午的时候,夜离忧果然没让沈瑟儿失望,准时来了。刚刚进入大殿便闻见了香喷喷的饭菜,这种感觉好到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让他有种错觉,错觉自己不管去到什么地方,有过怎样的伤痛,再回来的时候,总是能够见到想见的人,吃到喜欢吃的饭菜。

人生最幸福的事情莫过如此了,不是吗?

沈瑟儿听见脚步声立马迎来了,像极了一个贤妻良母,事实,她也一直想做贤妻良母来着。

夜离忧刚刚坐好,她便为他盛了一碗汤递到他的面前,煞是体贴,夜离忧笑了笑。

“不要这么忙活着了,让下人来可以。”

“那不一样,我想要亲手给你做。”沈瑟儿固执地道。

夜离忧只得笑笑。

“想出去玩吗?”饭,他忽然问道。

“想啊。做梦都想。”这皇宫还真是没啥好玩的,如果能置办一个娱乐场那好了。

“下午朕带你出去。”

听着他淡淡的语气,沈瑟儿差点从椅子站起来,激动不已。

“你是说真的?”

“君无戏言。”

“哦耶!”沈瑟儿放下碗筷,凑到夜离忧身边,一把搂过他的脖子,在夜离忧脸重重地“啵”了一口,“我好喜欢你啊,你简直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