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若妆 > 资讯 > 主角是张凡李菲儿的小说_叫做都市至尊医圣的小说

主角是张凡李菲儿的小说_叫做都市至尊医圣的小说

时间:2019-04-15 16:41编辑:摩羯

一本《都市至尊医圣》带给大家,不管生活是否阴郁无趣,这本《都市至尊医圣》总能给你带来趣味,《都市至尊医圣》是由作者明天日万所编写的,故事的主人公是张凡李菲儿,明天日万对于人物设定的情感交织,让小编感受到了趣味与心理慰藉,不知道会不会让你们心里有类似的感觉,看一看吧。

都市至尊医圣 第四章 无法无天

“李家的二叔是吧,这是我和她们姐妹的私事,你可以滚了。”

他没有半点客气,无论是作为灵儿的丈夫,还是菲儿的姐夫,他至少得把家产给守住,以前穷怕了,所以任何人都别想从他这儿占到便宜。

“小子,你敢叫我滚,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你以为有婚约,就可以成为李家人了。”

李中军也是当场火大,他大发善心,刚才还想让这穷小子可以抱到美人归,而且多少还能捞到点嫁妆,现在看来,他还是太仁慈了,早就该把这对双胞胎姐妹扫地出门。

“我特么管你是谁,现在就给老子滚,不然后果自负。”

张凡略微歪着头,对方如果再敢瞎哔哔一句,他就会动手,张家小医圣,还有个响亮的称号,干架王。

“小子,你还没娶到我李家之女,也敢这么吊,以后岂不是要上天,今天就让我给你好好上一课吧。”

李中军说话间,已经挥手让保镖冲上去,至于说他自己动手,不存在的,就这小子长得灰头土脸,高高壮壮的,一看就是穷苦人,估计有把子蛮劲,能打十个他这样的富家老爷。

“二叔,你过线了啊。”

李菲儿大怒,居然敢带着保镖到他这里来打人。

就在李菲儿挥手让赶过来的保镖冲上去时,却见张凡已经放下了箱子,摇了摇头说:“我发誓,会把你赶出李家,我媳妇的东西,你特么也敢动。”

说话间,张凡无比狂暴,上前就是一脚踹在右边保镖的肚子上,咚的传来大响声。

在所有人惊愕的注视下,那位身高超过一米八,体重近二百斤的保镖腾空而起,倒飞了五六米才因为撞在椅子上翻滚在地。

这场面实在太震撼了,张凡一脚下去的力气,到底是有多大,弄不好要死人的啊。

“砰!”

然而还没完,张凡的脚踏在地上,跟着就是一记老拳,打得左边的保镖鲜血狂飙,仰面就倒,直挺挺的栽在地上,不知死活。

“就这么两个垃圾,也敢跟我动手。李家二叔是吗,你这双眼睛不如瞎了算了,留着也没什么用,有些人不是你能招惹。”

“你想干什么,小子,别以为你能打,就可以无法无天。”

李中军突然间怕了,这小子居然如此生猛,别说打十个他这样的,再来十个也得跪啊,冲动了,时间太赶,忘了招揽高手过来保护。

“让你眼瞎啊!”

张凡上前一把抓起李中军的领口,顺势把人举在空中,右手夹着一根银针便扎了上去。

张家的规矩是严厉,但其中有一条,但凡危机到生命与家产时,只管出手,无需顾忌,无法无天。

“啊!我的眼睛怎么了,怎么什么都看不见。”

李中军挣扎着去搓揉自己的双眼,明明睁大着,眼前却一片黑暗,他什么都看不清了。

“张凡,你……”

李菲儿到这时才反应过来,她完全没想到婚约中的这个人会这么厉害,脾气这么大,手段也这么霸道,但却不知为何,有种多年来都没感受到过安全感。

自从父母去世,灵儿也成了植物人后,她就一直在撑起这个家……很多时候,都觉得好累,却又必须坚持下去。

“滚吧,现在没空跟你算账,但只要有我在,李家就没有你的容身之地。”

张凡冷着脸,骤然把人给扔出了大厅,重重摔在地上,口中喷血。

这场面有些惊人了,然而对他来说,已经司空见惯,如果没点傍身的本领,他哪敢就带着点多年来省下的零花钱,奔袭千里来结婚,艺高人胆大,说的就是他这种人。

“啊,小子,我李中军不会放过你的。”

李中军什么都看不到,却管不住他的嘴,今日栽在一个乡下土包子手里,他怎能甘心,这个小子必须死,还有双胞胎姐妹,他不方便动手,外人却可以。

“咚!”

突然一张木椅飞过去,砸在李中军头上,啊,一瞬间,清静了。

“张凡,你好暴力啊!”

李菲儿有些愣愣的说出这么一句,刚开始第一印象完全看不出来,要是李家悔婚,会有什么后果?她会不会被打呢,好吓人。

“我从小到大都这样,走吧,带我去房间,等有空了,再来收拾你这个垃圾二叔。”

张凡摇了摇头,提起之前放在地上的箱子,催促小姨子赶紧带路,他要去冲个凉,好好睡一觉,明天还要给灵儿配药,张家真正出名的不是回魂针,而是各种汤药,只要出手,必是药到病除。

“哦哦,你有换洗衣物了吗,我刚看你箱子里好像没有带。”

李菲儿这时已经没有之前那般淡然冷冰冰了,她原本的性格是活泼的,但要撑起这个家,必须把自己武装起来。

“呃,昨天换下了的已经扔了,明天再买。”

张凡从小洒脱惯了,这都不是事儿,平时里存下的零花钱虽然不多,但买个一两套衣服,应该足矣。

“嗯,那你先去洗簌,我等下给你找合身的衣服过来。”

李菲儿说着就带张凡离开,吩咐管家处理这里的事,把二叔与两个保镖送去医院,不管怎么说,不能在这里把人打死,尤其是在归还股权的关键时期,股东们都会很敏感,需要小心处理。

“这可以啊!”

张凡看了小姨子一眼,觉得有些奇怪,怎么就因为他打了一架,态度就变了许多,是因为怕被打吗?那只能说想多了,他从来不打四十岁以下的女人,其实因为年龄歧视,而是可能会打不过,这没毛病。

李菲儿被看得有些不自然,加速脚步,心里却在想着别的事情,李家因为这个人的到来,可能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到了,你暂时就住在这里,没问题吧!”

她把人带到了家里最好的客房,里面的用品一应俱全,每天都有人打扫,环境还不错。

“可以的,那我洗澡去了。”

张凡放下箱子,对住的地方他没什么特别要求,能住人就好,今天赶过来,没能成婚,其它什么的,好像都没有那么重要了,生无可恋的感觉谁人懂。

而且与跟他来时的设想差远了,不仅没能结婚,反而好像被一纸婚约给套牢了,但谁让张家规矩的第一条,就是重承诺呢。

“嗯,我给你找衣服过来。”

李菲儿说着就把门带上,退了出去,不然多呆,怕不小心暴露出内心的想法,她忽然间,再次犹豫了。

“唉,我的媳妇啊,你何时才能长大呢。”

张凡恨欲狂,他这些年上交给家里的钱,短时间内,怕是要不回来了,一时间,也无法实现财务自由。

“灵儿,都怪为夫来晚了,在你十三岁,不,十二岁时,为夫就该来找你结个婚!”

幸好,一切都还可以补救,他来了,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可以力挽狂澜,但现在还是先冲个凉,他这一路奔波,都没怎么休息过。

“等等,这玩意儿怎么用?”

张凡对着一个电子仪器摆弄了一阵,愣是没有调出热水,算了,这种天气,冷水更给力。

哗啦啦!

他舒爽的冲了个冷水澡,稍微擦了擦头发,把浴巾往腰间卡住,就这样走出了洗浴间,畅快,洗尽铅华,这才是他自己。

谁知道,就在这时,房间门被推开了,李菲儿抱着一叠衣服走了进来。

“啊,你怎么这么快就洗好了。”

李菲儿当场就想转身,但也瞬间看清了张凡的造型,有裹着浴巾,可浑身湿漉漉的,如果不出所料,肯定是真空上阵,她这样走进来,真的好吗。

“呃,洗个澡能要多久,你把衣服放那里吧!”

张凡显得很大方,关键,他老婆灵儿现在还那么小,什么都不能做,一想到这事,还能有什么冲动,黄花菜都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