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若妆 > 资讯 > 《逆天四小姐》洛莉雅悟空by雪灵在线阅读

《逆天四小姐》洛莉雅悟空by雪灵在线阅读

时间:2019-04-15 17:17编辑:摩羯

《逆天四小姐》你怎么能错过,是由雪灵全力编写中的一本小说,文中主人公洛莉雅悟空的情感交织,一看就会让你停不下来,非常的吸引眼球,雪灵对故事的整个构架也是非常的完整,毫无瑕疵,小编强烈推荐。《逆天四小姐》不值得错过,所以要记得看完噢。

逆天四小姐 第一章 洛家女童

清江月,锦鲤扫浮萍,半山雾,丝鹭踏仙云。

浩渺帝孤峰,从半山腰起,便已经雾云缭绕,夕阳的光亮努力的穿透着重重烟云,试图为这高耸入天的帝孤峰带去最后一丝光明。

"跑?还想跑?你这长不大的小贱人,凭你也想逃出大爷我的手掌心吗?今天大爷我就是要先将你慢慢的享用一翻,再一刀刀的切成细丁喂这满山的鸟兽,嘿哈哈哈哈。"

一声猖狂的笑声突兀的自茂密的山林间响了起来,惊飞一群鸟雀。

一名十一二岁的女童正没命的狂奔着,女童长得很乖巧,她有着玲珑窈窕的身段,雪白如凝脂软玉,黑白分明的大眼盈盈清澈,眼睛里面写满了惊慌恐惧,她的打扮很普通,身手很笨拙,山林里的荆棘在她的脸上,脖子等处划过数道小口,鲜血染在她鲜嫩如玉的肌肤上,倍加显眼。

女童的身后追着一名身材高大的年青男人,这男人面相颇为俊俏,只是额头上有一记弯曲的刀疤,他一狞眉怒吼时,那模样就更加的吓人了,仿佛从阿鼻地狱爬出来的历鬼一般。

男人将自己的衣衫一把撕烂,露出里面布满伤疤的身体,显然,此人是个敢于拼命的狂徒,否则的话,他也不敢追杀堂堂东海军督的小女儿了。

男人追得很急,他的步子很大,他跨一步,女童需要两三步才能弥补,因此,男人虽然步伐不快,但两人的距离却也越来越近了。

突然,女童脚下拌到了荆棘藤蔓,尖叫一声,女童失去重心,身体前倾,然后重重的撞在了一颗两人合抱粗的像树上,额头撞了一个大包,红肿刺痛。

"嘿哈哈哈,不跑了吗?你再多跑跑吧,再反抗吧,你只有反抗,我才能有更多的快感呢。"说着话,男人已经追了上来,探手抓着女童的后领,将她整个提了起来,就像是拎一只小鸡似的。

女童布满血渍的小脸上写满了恐惧,眼泪怎么也止不住,她很怕,她怕这个高大的男人真的对她那样,更怕他杀了自己,对死亡的恐惧,她不比任何人更低。

"求,求求你,求求你放过我吧,我跟你无怨无仇,你为何要杀我?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求求你放过我吧……"女童哀声祈求着,希望这个男人大发慈悲,放过自己。

"认错人?你是东海军督大人的小女儿洛莉雅吧,那个怎么长也长不大的废物?啧啧,十六岁了还跟个十岁女童一样,果真是个废物啊,怪不你那亲亲夫君要让我来杀了你呢!"男人显然认定洛莉雅死定了,所以毫无顾忌的将自己的顾主出卖了。

"江螭?他为什么要杀我?我跟他可是有婚约在身的啊,他,他……"女童又惊又怕,眼里写满了不敢相信,虽然平时江螭对自己不怎么样,但她万万没有想到他居然会派人来杀自己。

"大爷我可不管他为什么杀你,不过我大概也能猜到,取你这种十六岁都才这么大点的女人当老婆,估计是个人都不愿意吧,嘿嘿,不过,你人虽然没长高,胆这胸发育得到还是蛮不错的,等大爷我玩儿够了,老子就把她们切下来用北海桑木脂装起来留做记念品,嘿哈哈哈……"一边冷笑确认着,男人另一只手袭向了洛莉雅的胸。

洛莉雅本能的防护,低头对着男人伸过来的手就咬了过去,这一咬力量极大,男人一时不查,居然被她一口咬伤,虎口处的肉都差点被她咬了下来,鲜血溅了出来,流了她满嘴。

"啊,你个贱人,居然敢咬我!"男人大怒,忍痛猛的捏住他的嘴,洛莉雅吃痛,连忙松口,男人痛得直甩手,揪着她领子的手用力一甩,将她甩出去了足有十米重,洛莉雅娇小玲珑的身子重重的撞到树上,然后弹到地上,一动不动了。

男人愤怒已极,撕了块自己的衣料将左手包住,然后咬着牙一步步的走向了洛莉雅,嘴里阴狠的道:"你这个小贱人,死贱种,今天大爷我非得将你凌辱至死不可,然后再将你的胸与阴部都切下来脂封好,然后永世把玩下去!"

洛莉雅原本一动不动的身体,在听到他这话的时候,突然轻轻的颤了颤,一条红头碧尾的千足蜈蚣自她的面前爬过,好奇的打量了她满了血渍的小脸一眼,然后得意的爬了上去,从她的脸上一路爬,爬进了衣领之后,消失不见。

也不知道是蜈蚣爬过的麻痒感让她难受,还是面对近在咫尺的危机让她惊觉,洛莉雅居然慢慢的爬了起来,只是,她闭着眼睛,脸上的恐惧也渐消为平静,这,根本就不应该是出现在洛莉雅这样一个将要面临至命危机的女生脸上的表情!

男人越来越近,一靠近,他便抓向了洛莉雅的肩,他要将她的衣服都撕烂,再把她的胸给揉圆搓扁,然后咨意挺入,在男人看来,他想做的这一切都是信手捏螺,翻手之间就有做成的事。

只是,在他手离洛莉雅还有三寸的时候,她突然平静的开口了:"可惜了,混蛋,你失去了一个将她们脂封好,永世把玩的机会!"

男人听得一愣,他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他冷冷的笑道:"你说什么?失去了这个机会?嘿哈哈哈哈,大爷我现在就玩弄给你看看!"

说完话,男人探手抓向了洛莉雅的胸,一道乌光闪过,那红头碧尾的千足蜈蚣闪电般弹了出来,一口咬在男人右手的虎口上。

巨痛,无法言语的巨痛自伤口袭来,男人惨呼一声,低头一看那还咬住自己虎口的千足蜈蚣,顿时脸色大变:"红头蜈,你身上怎么会有红头蜈?该死的!"

男人痛得脸色扭曲了起来,有心去将蜈蚣拔下来,但是看了看那蜈蚣那蓝汪汪的碧尾时,他又硬生生的止住了这个冲动,谁都知道,红头蜈最毒的是它的尾毒,那是它保命的毒液,射出了尾液,它也会死,但中毒者更是会马上肌肤溃烂,如万蚁钻心般麻痒,最后整个人都会活生生的化为一滩蓝水。

所以,男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红头蝇咬着自己的虎口,尽量虎口那块血肉正飞快变了颜色,他还是没有想到一点儿办法。

"给你一个建议,被红头蜈咬到之后,最好是尽快斩掉那块肉,否则等毒液漫遍全身,那就是神仙也难救了。"洛莉雅微闭着眼睛,懒洋洋的开口。

男人闻言大怒,吼道:"你当大爷是白痴吗?放心好了小贱人,哪怕我就是死,也要拉……"话音未落,那红头蜈松开他的虎口,闪电般射出,在他的舌头上咬了一口,然后落到地上,示威似的冲他摆了摆碧绿色的尾勾。

"你这张贱口既然如此之脏,那不要也罢!"洛莉雅依旧微闭着眼睛,与之前求饶的女痛判若两人。

"唔唔唔……"男人的舌头瞬间肿成了拳头般粗,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但是他还是用行动表明了他要拉洛莉雅一起死的决心,他的左拳闪电般的打了出去,直击洛莉雅的面门。

哪料原本一动不动的洛莉雅双足猛的一弹,身体猛的闪出了数米远,然后踉跄倒地,抚树而立,她脸上闪过一丝惊讶,然后苦笑起来:"这具身体还真是弱啊,居然连这么基本的动作也做不好……"

对面的男人已经再无法施爆了,红头蜈闪电般在他的左手与双脚都咬了一口,然后得意非凡的弹到洛莉雅的面前,邀功似的摇摆着它头顶的两根触须。

男人舌头达拉出来,如拳头般红肿硕大,满脸已经没有血色了,苍白乌青,一道道紫色的筋纹纵横在他的皮肤上,看上去极为恐怖,不过男人的神志尚且清醒,当他看着那可怕至极的红头蜈人性化的冲洛莉雅点头摇须时,他瞳孔放大到了极点,眼睛里,满是不敢置信。

洛莉雅轻轻的摸了摸红头蜈的脊背,红头蜈讨要似的围着她的手指转了转,然后顺着她的指头爬上了她的肩头,接着钻进她的衣服里,消失不见。

洛莉雅抚着树,与脸色苍白至极的男人四目相对,她自嘲的低头看了看这不足一米二的小巧身材,苦笑连连。

"这就是新身体啊,苍天真是待我不薄呢,没想到我鬼仙儿也有狼狈的一天,鬼老天,你以为这样就能压得倒我吗?总有一天,我要将你的天撕开,让人看看我鬼仙儿到底是不是可以任你摆布的!"一声低语似的咆哮,一句与天对抗的幼稚誓言,在这片危机四伏的森林,在这座高有万丈的帝孤山上,低低的回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