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若妆 > 资讯 > 《长生三千年》唐朝王语樱by京城第一刀在线阅读

《长生三千年》唐朝王语樱by京城第一刀在线阅读

时间:2019-04-15 17:46编辑:摩羯

《长生三千年》你怎么能错过,是由京城第一刀全力编写中的一本小说,文中主人公唐朝王语樱的情感交织,一看就会让你停不下来,非常的吸引眼球,京城第一刀对故事的整个构架也是非常的完整,毫无瑕疵,小编强烈推荐。《长生三千年》不值得错过,所以要记得看完噢。

长生三千年 第1章 赘婿

“经理,刚才进去的那个老头是什么人?看上去派头很足嘛。”

圣堂酒店,一漂亮女孩在总统套房门口探头探脑的,很是好奇。

“老头?”

旁边的经理一听,脸色大变:“你给我小点声!还想不想干了?一点眼力见都没有,那可是咱们酒店的老板、南陵的首富——陈三甲!”

“啊?”

女孩瞪大了眼,她虽然不认识陈三甲,但南陵首富这四个字已经足够震撼。

可问题是,她刚刚好像看到,财富惊人威名赫赫的陈三甲,似乎跪在了一个年轻人面前。

……

“老师……您的天人五衰结束了?”

房内,陈三甲正襟危坐,语气激动。

在其对面,坐着一个身穿廉价衣服的俊美青年。

“恩,结束了!”

唐朝一握拳,指骨噼啪作响,劲气十足。

“二十年,我足足隐忍了二十年呐!”

唐朝有些感叹。

天人五衰,一个长生者都无法避过的劫,每千年出现一次,每次出现,他的身体都会被掏空,变得极其衰弱。

不管多大的能力,多强的手段,都无法使用。

而这种情况,会持续整整二十年。

二十年内,他的身体比普通人还弱,会受伤,会死亡。

为了度过这长生劫,他必须忍气吞声,一直隐忍,活得跟狗一样。

熬到现在,天人五衰终于结束,总算苦尽甘来!

“老师!您是不是打算恢复身份了?”陈三甲一脸期冀。

“不着急,现在还不是时候。”

唐朝微眯着眼:“我的能力才刚刚恢复,远不是燕京三大家族的对手,还得再隐忍一段时间。”

“老师,那您这次来找我,是有什么重要吩咐?”

“我这次冒险过来,是让你做好准备,三年内,我会重回燕京!在此期间,我需要你来给我铺路!”

“是……老师!”

陈三甲重重低头,眼眶含泪,他等这一句话,足足等了二十年!

“哦对了,还有件小事需要你去做。”

唐朝缓缓起身:“我那老丈人工作被辞了,你想个办法搞定。”

“这个没问题。”

陈三甲点点头,后又疑惑了,“老师……既然天人五衰已经结束,您的身体也恢复了,为什么不换个身份?何必做个上门女婿天天受气?”

“二十年的血仇我都忍了,还会在乎这么几天?”

唐朝无所谓的笑了:“再说了,我的命都是人家救的,不管怎么样,也得把恩情先还了。行了,你走吧,有什么事我会再联系你。”

“是!”

陈三甲深深鞠躬。

……

南城天街,公寓楼内。

一名戴着鸭舌帽,含着棒棒糖的漂亮女孩坐在沙发上,神情很不耐烦。

在其身边,还有个温婉的大美女,正聚精会神的看着书。

“姐!那姓唐的怎么还没来?都等他半天了!”王青柠看了眼手机,抱怨道。

“应该快了。”王语樱头都没抬,继续看书。

“一个小时前你也是这么说的。”

王青柠鼓着嘴:“姐!我就不明白了,你有颜值有学历,放着那么多优秀男人不选,怎么偏偏就看中了那个废物?”

“别胡说,他可是你姐夫!”

“姐夫?呵呵……一个大男人,车房存款都没有,天天只知道在家白吃白喝,平常出去买个什么东西,还是你掏钱,你不嫌丢人,我都嫌丢人!”

“行了,你少说两句!”

“怎么,他做得出还不准我说啊?当初咱妈是急着抱孙子,才同意了这门婚事。可你们现在都结婚两年了,什么动静都没有。”

王青柠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估摸着,是姓唐的那方面不行,所以妈这次又给你物色了一个,好像还是个富二代,家里挺有钱的,比那乡巴佬好太多了!我猜要不了几天,咱妈就得催你们离婚!”

她话音刚落,门“咔”的一声,突然打开。

唐朝提着一带水果,面色平淡的走进。

对于刚才两人的谈话,他仿佛没听到似的。

“哎我说!你还舍得回来?”

一见唐朝,小姨子瞬间就站了起来:“你知不知道我们在这等了你一个小时,你还真把自己当人物了?”

“今天爸生日,我去买了点水果。”唐朝语气平静的道。

“水果?”

小姨子嗤笑一声:“你没搞错吧?爸的生日你就准备送这玩意?你还真不嫌丢人呐!”

“青柠!”

沙发上,王语樱瞪了自己妹妹一眼。

“姐!你那么护着他干嘛呀?”

小姨子含着棒棒糖,一脸不爽:“烂泥扶不上墙!你看看都什么时候了?今天爸过生日,一会还得回家吃饭,他倒好,耽搁半天就买了几斤水果,真够长脸的!”

对于小姨子的讽刺,唐朝仿佛没听到似的,直接坐在了沙发上。

早知道,就让陈三甲准备一份礼物了,好歹是南陵首富,应该不会给他丢面。

“喂!我和你说话呢?听到没有!”

被无视后,小姨子火很大,嘴里的棒棒糖嚼得嘎嘣响。

还想上去示威一番,却被姐姐王语樱制止。

“一会换套衣服,我们回家吃饭,爸的生日礼物,我已经给你买好了。”

说着,王语樱掏出一枚玉坠递给唐朝。

“谢谢。”

唐朝也没客气,直接收下。

他知道,自己那老丈人别的不喜欢,就喜欢古玩。

只可惜是个半吊子,没什么眼力见,为此亏了不少钱。

这枚玉坠算是投其所好,虽然质地一般,但雕工和品相还算不错。

“切!真不害臊!”小姨子翻了个白眼。

……

现在已是下午,换了套衣服,唐朝三人便很快出了门。

路上,陈三甲给他发了条信息,说事情已经搞定,他也没在意。

南城天街距离丈人丈母娘家不算远,开车不到半个小时,便到了两老居住的小区。

按下门铃,门很快打开。

“这么快就到了?快进来快进来!你们爸今天亲自下厨,做了好多菜,等会就能吃了!”

见到两个宝贝女儿,张翠花喜笑颜开。

可目光转到唐朝身上时,笑容顿时一冷:“你怎么也来了?算了算了,跟着一起吃点吧。”

那态度,跟招呼乞丐似的。

进了门,唐朝还没坐下,就被丈母娘瞪了一眼,“干什么?懂不懂规矩?主位是给贵客和长辈坐的,你什么身份?一个乡下人还敢坐这?”

“就是就是!不懂规矩!”王青柠挥拳附和。

“妈!都是一家人,那么讲究干什么?”王语樱开始打圆场。

“一会还有贵客来,不能失了体面。”

在张翠花的指挥下,唐朝在最后面老实坐下。

“那个谁!不是我想说你,你一个乡下来的,没文化没本事,赚不到钱也就算了,偏偏还没能力下蛋,都快两年了,一点动静都没有,你看看人家,同年结婚的那些,孩子都能打酱油了!”

刚坐下,张翠花又开始说教:“我女儿那么漂亮,那么优秀,年纪轻轻就是医院的一把刀,追求者那么多,不知道怎么就看上了你?要我说,实在不行……你们就离了吧!”

王语樱一皱眉:“妈!瞎说什么呢?”

至于唐朝,静静的坐着,面无表情。

近两年来,这些话他已经听习惯了。

以前是忍气吞声,现在,天人五衰结束,能力已经恢复,心态不同了,看在王语樱的面子上,他也懒得计较。

毕竟,他还欠王语樱一条命。

这时,门铃声响起,张翠花连忙起身去开门。

“张姨,您好!”

门外,站着一个身着名牌西装,打扮得光鲜亮丽的男子。

这人唐朝认识,是个富二代,家底很殷实,黑白两道都有一定的人脉,是最想给他带绿帽的人之一。

“呦!是小刘啊!你可算来了,快请进快请进!”

张翠花显得十分热情,“你说你来就来,还带什么东西,真是见外!”

“应该的。”

刘强笑了笑,走到王语樱面前,掏出一束花,旁若无人的递过去,“语樱,好久不见。”

他这举动,完全是没把唐朝放在眼里。

给别人老婆送花献殷勤,而且还是当面送,明摆着在侮辱人。

“谢了。”

王语樱礼貌的点点头,顺手扔到一旁。

张翠花笑眯眯的,看刘强的眼神,跟丈母娘看女婿似的,“语樱啊!你看看人家小刘,年纪轻轻就开始创业,都有了自己的公司,多优秀啊!不像某些人,连份工作都找不到。”

“没什么,小打小闹而已。”

刘强摆摆手,虽然嘴上谦虚,但表情却是藏不住的得意,“我公司还能塞进去几个人,唐老弟要是没事干,可以上我那混混,一个月几千块钱还是没问题的。”

“不用了。”

唐朝面无表情。

真想要钱,一句话,徒弟陈三甲立刻双手奉上。

“管他干嘛?扶不起的阿斗!”

张翠花把刘强引到主位坐下,问道:“对了小刘,我上次拜托你的事怎么样了?”

“您是说王叔工作的事吧?”

刘强笑了笑:“您放心,我爸与汪处长关系很不错,他昨晚已经打过招呼了,应该没问题。”

“那太好了!”

张翠花脸色大喜,冲着厨房大喊:“建国!你听到没有?你的职位能保住了!”

“我已经知道了……”

王建国端着盘菜,笑眯眯的走了出来:“刚才汪处长亲自跟我通了电话,说我表现很不错,不仅没有把我刷下来,还说我今年有希望升到科长!”

“真的?”

一听这话,全家人大喜。

“这次真是多亏了小刘你呀,赶明儿,我亲自上门给你爸道谢!”

“王叔叔别这么客气,不过是一句话的事。”

刘强故作谦虚的摆摆手,脸上得意的笑却遮掩不住。

“语樱啊!你瞧瞧,瞧瞧人家小刘,本事多大?三两句话,就把你爸的工作给稳定了,现在的年轻人,哪有他这么能干?”

张翠花乐一边夸赞刘强,还不忘贬低自己女婿,“不像某些废物,遇到点事就只能干瞪眼,什么忙都帮不上!”

说到最后,她看唐朝的表情,有着难以掩饰的厌恶,反正怎么瞧怎么不顺眼。

对此,唐朝只能装作没听到。

两年来,他早已经习惯。

就在这时,电话铃声响起。

刘强掏出手机一看,笑了:“我爸打来的,应该是给我报喜来了。”

“那赶紧接赶紧接,顺便帮我们一家人表达谢意!”张翠花立刻换上笑脸。

“喂!爸……是不是因为王叔叔的事?”刘强笑得很开心,很得意,说话也很大声。

“小强啊,今天太忙,忘记跟你说了,你王叔叔的事,我只怕帮不上忙了。”

“啊?”

“不瞒你说,昨晚我去拜访汪处长,可他连门都没让我进!给他打电话,电话也不接,唉……看来这事办不成了,替我向你王叔叔说声抱歉,我还有事,就先挂了。”

随着电话的挂断,刘强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