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若妆 > 资讯 > 《风前欲劝春光住》钟耀齐晓漫by宗月在线阅读

《风前欲劝春光住》钟耀齐晓漫by宗月在线阅读

时间:2019-04-18 16:23编辑:摩羯

宗月对于《风前欲劝春光住》的创作花费了很多时间准备,才有了我们现在看到的主角钟耀齐晓漫,在这本小说上宗月用了与以往不一样的思考方式,再也不是看到开头就知道结尾的狗血故事,请细细品读主角钟耀齐晓漫给我们展开来的精彩故事吧。

风前欲劝春光住 第0001章 中考过后的青葱岁月

那年六月的天气,有些闷热,闷的让人心里发慌。那时我刚中考完毕,心里七上八下的,也没个着落,我不知道以自己的成绩可以考上哪所高中?

我的学习成绩一直时好时坏,不稳定。虽然这次考试,我瞎猫碰死耗子,恰巧碰上了几道我会的题,但因为我的学习一直不扎实,所以这次中考我也不知道成绩如何?

我们D市一共有四所高中,其中D市实验高中与D市一中是比较好的学校,其次是D市六中与D市二实验中学。当时我觉得自己应该冒次险去报考D市实验高中,如果考不上的话,家里也会拿钱让我自费去读高中,毕竟家里只有我这一个宝贝儿子,无论如何也会让我去念书的。

当时D市实验高中的自费金额是9000元,那个时候的我太小,并没有深切懂得这9000元,对我们这样的家庭来说,是一个多大的数目。

我在报考前已与父母仔细的商量过了,他们比较尊重我的想法,无论我报考哪个学校他们都支持。与父母商量过后,我又打电话与本家叔叔商量了一下,老叔是个文化人,在我们当地教学,他对这方面自然更懂一些。

他建议我报考D市六中,因为我的学习成绩一向不稳定,报考六中对我来说风险较小,因为六中分数较低,教学质量也比较不错。我衡量再三,最后还是决定听取老叔的意见,报考了D市六中。

成绩出来时,发生了戏剧性的一幕,因为我这次的成绩大逆转,考出了空前的高分——540分,这个分数完全可以被实验高中录取,当时实验高中的录取分数是515分。

当时周遭的人都替我惋惜:“当初你报实验高中好了。”

而我只是笑笑说:“没关系,对我来说哪个高中都一样,能考上高中我就很满足了。而且六中也不错,教的也挺好的。”

我的高中去哪个学校终于尘埃落定了,可是母亲的身体却出现了问题,之前她的身体就一直不太舒服,但为了不影响我中考,所以她一直咬着牙说没事,这次她在全家的劝说下,终于答应去C市省城医院检查一下。

那天,爸陪妈去医院做检查,他们临走时让姥姥在家陪我,给我做做饭。我和姥姥在家焦急的等待着,希望我妈的检查能有一个好结果。

晚饭过后,我和姥姥在家看一档养生节目,当时节目里有一个专家,说用擀面杖擀后背,可以使人长高个子,当时我天真的信以为真。于是就让姥姥帮我擀后背。老人疑惑的问:“这有啥用?”我说:“姥姥你就擀吧,电视里的专家说了,这样可以让人长大个,我想成为一个高个子。”随即姥姥就半信半疑的照做了。

几年过后,那个养生专家,被爆料出是个假专家,讲了一些伪科学的养生知识,误导了大众,已经跑路了。那个“擀面杖事件”多年后我还记忆犹新。因为让我记住的不只是我少年时的天真,还有姥姥那和蔼可亲的笑容与神态,以及那一丝丝的温馨。

我满怀欣喜的用家里的电话给父亲的手机打了过去,想要把中考成绩告诉父亲,父亲当时正陪着母亲在医院里做着各项的检查,我开口就问母亲的病情怎么样了?检查结果出来没?

父亲说:“你妈妈还是挺难受的,胸口那里疼,还差两项检查,这两项检查做完后能出结果,到时候出结果我再打电话告诉你,对了,高考成绩说是今天出来了,你查没查你的分数呢?”

我像个小演员似的,对电话那边的父亲叹了口气说:“老爸,我没有考好,才打480分,考什么高中都没有戏了。”

父亲说:“我一猜就是这个结果,学习不努力,考试能打高分嘛,不过考的分数还是少点,我寻思就算考不上高中,你也能打到500分,看来我是高估你了。”

我假装沮丧说:“老爸,您看我打这个分数,您还会让我继续读高中吗?”

父亲说:“就你这一个儿子,必须得让你读高中啊,到时候给你自费上D市实验高中吧,哎,9000块钱就这么没喽!”

我听着电话那边的父亲唉声叹气的,我急忙说:“老爸,9000块钱可以省下了,我考了540分,我这个成绩无论考D市的哪所高中,都能够被录取。”

父亲在电话那边惊讶的说:“小兔崽子,你跟老爸在这玩心跳呢,还来逗我来了,540这个分数可以,我把电话给你妈,你跟你妈说吧!让你妈也高兴高兴。”

母亲说:“喂,老儿子,听你爸说你中考考了540分,真棒!

我说:“妈你怎么样了,你在医院好好养病啊!在医院里想吃点啥就让我爸给你买点啥,别舍不得花钱。”

母亲说:“人一有病就啥都吃不进去了,啥也都不寻思吃了,也没有什么胃口,我最希望就是检查结果出来后,能没什么大事,开点药好早点回去。”

挂了电话后,姥姥问我:“你妈妈怎么样了?”我大声的对姥姥说:“还没出结果呢,您就别惦记了!”我之所以大声说,是因为姥姥年纪大了,耳朵也背了,我要是小声说的话,她根本就听不见。”

姥姥小声地嘀咕着:“那是我的三姑娘,我能不惦记吗?三姑娘人这么好,一定会没事的。”

过了几天,父亲又给我打电话了,父亲在电话里说:“结果出来了,没啥大事,但是得做一个手术。”

我一听还需要做手术,心里很是忐忑,急忙地问父亲:“爸,我妈是不是很严重啊!怎么都做手术了,我也去医院吧!”

父亲说:“不严重,有个肿瘤是良性的,切除就好了,你在家看家不用来。”

我拍了拍胸口说:“哎妈呀!吓死我了,我一听手术,我还以为很严重呢!”

母亲顺利的通过了手术,在医院又住了几天院后出院了。母亲回来后需要静养一段,不能做家务活了,刀口怕抻着,父亲还得忙于工作,所以家中的所有家务活都由我承包了,饭也由我来做,当然这对我来说就是小菜一碟,因为在我8岁的时候,父母忙于生计,我就能在家里独立的干家务活和做饭了,当时我的拿手好菜是做鸡蛋酱,因为我认为鸡蛋酱是非常简单好做的。

现在我的周围很多人跟我说,他们不会做饭,我用鄙视的眼神看着他们,对他们说:“做饭不需要你会不会,就看你做不做,调料都是现成的,菜冰箱里也有,这次盐放多了,下次就少放点,做时间长了,就摸索出经验来了”,不会做饭的人我想你还是没饿着,真饿上几顿,也就会做了。

这次上高中,我得离开家里去D市上学,这是我第一次离开家里,外出上学,在学校还得住校。之前读小学和初中时,都是在家跟前,家里离小学和中学的距离走路也就走七八分钟就到了,无需在学校住宿,每次中午和晚上放学后,回家里吃饭就行了。

这次要去D市独立生活,我是既害怕又欣喜,害怕是因为我自己没有单独在市区生活过。欣喜是我可以脱离父母的羽翼保护,自己做主,自由自在的过我的高中生活。回家后不用再听妈妈的唠叨了,不用再有人监督我学习了,一切都靠自觉,想一想这种感觉就让人兴奋,有一种重获新生的感觉。

去高中上学之前,我母亲让我提前买好生活用品,把我所需要的生活用品,用碳素笔写在了一张纸上,以列成清单的方式,将这张纸交给我,让我按着纸上的清单买就行,省着我买东西买不全,不是这个忘了就是那个忘了。

清单上写着:黑色袜子两双,裤头两个,刮胡刀一个,毛巾一个,牙桶一个,牙膏一支,洗发精和洗脸香皂一个。

我按母亲的清单买好了生活用品,母亲对我又是千叮咛万嘱咐,母亲说:“老儿子,上了高中好好学习,别与别人打架,别去网吧打游戏,在寝室中别得罪人。”

我说:“妈,我都多大了,不用和我说这些,你说的这些我都懂,你就放心吧!您在家里好好调养身体,我不用您操心。”

上高中前最后的那个夜晚,母亲哭了。父亲对母亲说:“你哭什么,孩子去上学又不是不回来了,逢年过节孩子就回来了。”

母亲说:“孩子长这么大,从来就没离开过我的身边,这要走了,我还有点不适应,有点舍不得。”

我为母亲擦干了脸上的泪水,安慰母亲说:“妈别哭了,以后我在学校放假了,我就常常回来看您。”

2010年8月12日D市六中新生入学正式开始,我早上四点就起床了,练拳练到了六点,洗漱一番,吃完早饭快到七点了,我和父亲准备出发,母亲由于身体缘故就没有随我们一起去六中,走之前母亲又问我一句:“手机的充电器忘没忘拿。”我说:“妈,东西我都拿了,没有忘的了。”

走出家门,父亲帮我拎行李箱,我与母亲挥手告别后母亲仍迟迟不肯回屋,站在那里目送着我们爷俩,我们爷俩走了几步后,我又回过头来跟母亲拜拜,让母亲回去吧,直到我们爷俩的背影渐渐消失,母亲才回到屋里,我的高中生活就此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