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若妆 > 资讯 > 王宇蓝姐是主角的小说阅读

王宇蓝姐是主角的小说阅读

时间:2019-05-15 18:05编辑:摩羯

在阿刀创作的小说中,小编最喜欢的就是还在创作中的《我与蓝姐的青春》,以王宇蓝姐为主人公展开所有的故事,环环相扣的剧情,也让人欲罢不能,一看就停不下来,只能说阿刀真是个宝藏作者。

我与蓝姐的青春 第5章 蓝姐的男朋友

蓝姐讲解的时候,大部分客户,虽然觊觎蓝姐的美色,但还是比较规矩的。

当然也有小部分人,很不规矩,他们趁跟蓝姐握手的机会,使劲揩油,抓着蓝姐的手不放。

看到这种情景,我难过的要命,这要比蓝姐刁难我,还要心痛百倍。

这其中就有个客户,肥头大耳,油光满面,小眼睛盯着蓝姐,滴溜溜转。

这人一看就是色鬼,他使劲给蓝姐塞名片,又说自己多么有钱,非要请蓝姐吃饭。

蓝姐处事很有分寸,既不伤他的面子,还能委婉的拒绝;可那人就是不死心,一直缠着蓝姐不放。

我想,如果我是个千万富豪,我一定会冲过去,把这只讨厌的苍蝇拍死;可我什么都不是,我甚至没有勇气上前,给蓝姐解围。

那时的我,是那么的弱小,弱小到令自己都讨厌。

那猪头客户,买了很多东西,大部分是冲蓝姐去的,想显摆一下而已。

他买了个古董花瓶,标价是15万,挺沉的,有半米高,往外搬得时候,是用木头箱子封存的。

当时我正搬着,就看见猪头客户,一把抓住蓝姐的胳膊,说些肉麻的话。

比如你真漂亮,你是个特别出色的女人;又说自己超有钱,到现在还没结婚。

蓝姐被他缠的有些烦躁,用力甩胳膊,却挣脱不了;她就跟猪头说:“你别这样,被我男朋友看见了不好。”

猪头不以为意说:“我问肥姐了,她说你没有男朋友;小蓝,我真觉得你不错,而且我很有钱,咱们可以试着交往一下。”

蓝姐皱着眉,指着我说:“他就是我男朋友,肥姐不知道而已。”

那一刻,我傻了,蓝姐说我是他男朋友,我心里高兴的要命,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可就在这时,旁边一个搬字画的同学,视线被字画挡住了,没看见我,狠狠蹭了我一下。

哗啦……

我手里的花瓶,摔在了地上,虽然有箱子保护,但还是摔了个粉碎。

15万,瞬间化作一声脆响。

那一刻,我懵了,我赔不起,我的家庭也赔不起。

我的父母,辛苦劳作,一年都赚不到一万块钱。15万,他们不吃不喝,也要攒15年。

我浑身发虚,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生活的大起大落,真他妈太刺激了。

这时蓝姐走过来,冲我吼道:“你干什么!叫你不要毛手毛脚,你就是不听,闯祸了吧!”

我脑袋嗡嗡的,蓝姐说什么,我一句都听不进去。

那猪头也走过来,笑着说:“夏蓝,他不是你男朋友,对吧?”

当时蓝姐也生气,就不屑说:“我才没有这么蠢的男朋友。”

猪头笑的更厉害了,他说:“这人虽然不是你男朋友,但你们应该认识,算朋友对吧。”

蓝姐没吭声,很鄙视地看了我一眼,算默认了。

猪头得意的要命,他跟蓝姐说:“夏蓝,我给你面子,花瓶的事,我不追究了,这点钱对我来说不算什么。”

我和蓝姐都转头看着他,知道他还有下文。

“我给你面子,你也给我个面子,我要求不高,就赏脸跟我吃个饭吧。”

“不行!”我跟蓝姐,几乎异口同声。

蓝姐看着我,眼神很复杂;我看着蓝姐,她的拒绝,让我欣慰的。

猪头没想到,我们竟然会果断拒绝;便阴狠地看着我说:“小兄弟,你可想好了,十五万啊,你一个搬运工,拿什么赔?”

我当时怕蓝姐难堪,又怕猪头借机为难她,便不假思索说:“我去卖肾!”

扑哧!

蓝姐捂嘴笑了,我的回答太奇葩,让她始料未及。

可我当时,真的决定去卖肾了,自己闯的货,咬牙也要抗起来。

猪头笑的更厉害,他说好好,你去卖肾吧,我就在这里等你。

我扭头就走,其实也不知道哪里有收肾的,第一想法就是去医院看看,问问医生要不要。

“你站住!”蓝姐在我身后,冷冷叫住了我。

我说:“我的事,不用你管。”在猪头面前,我尽量表现的男人一些。

蓝姐一把拽住我,又骂我说:“把你能耐的,还卖肾,你有几个肾?你知道肾多少钱一斤吗?”

我当时没反应过来,就问蓝姐:“多少钱一斤?”

这句话可把蓝姐逗死了,她捂着肚子,眼泪都快笑出来了。

关于卖肾,我只是在电视剧里看过;主角遇到大的困难,就去卖肾,好像挺值钱的。

但当时我真不知道,肾是论个卖,还是按斤称。

我还想问蓝姐一些卖肾的知识,顺便问一下,看看她知不知道哪里有收肾的。

蓝姐又没好气说:“你快住嘴吧,还嫌不够丢人啊?这事我处理。”

我被蓝姐拽着,像个听话的小绵羊;在她面前,我第一次这么温顺。

毕竟是15万,我割俩肾,可能都不够。

蓝姐看着猪头说:“李局,把您账户给我吧,我现在就打钱。”

肥猪没想到,蓝姐竟然这么决绝;就问蓝姐:“真的一点面子都不给吗?”

蓝姐委婉说:“李局,我真的有男朋友了,请您不要强人所难,15万,我会一分不少的还给您。”

“呵,你的男朋友,就是他?”肥猪指着我,眼里充满了鄙视。

“对,就是他!”蓝姐不卑不亢。

我感动的要死,蓝姐还是在乎我的,我们之间,并没有走远。

当时我哭了,真他妈没用;我想感谢她,就说:“姐……”

“你住嘴,大男人,哭什么哭?”蓝姐凶了我一句,我不敢再哭了。

肥猪觉得没戏,脸色变得更加阴狠了;他咬牙说:“夏蓝,15万可不够,合同上写得很清楚,如果古玩有任何损坏或瑕疵,你们这边,是要按10倍价钱来赔偿的!也就是150万。”

“吃饭或赔钱,你选一样吧。”肥猪决绝道。

当时我彻底傻了,真没想到,肥猪竟然还留了这么一手。

蓝姐绝对不能陪他吃饭,这人心怀不轨,指不定会把蓝姐怎样。

可蓝姐虽然有钱,也是个小土豪,但要一把拿出150万,肯定也是很有难度的。

看蓝姐为难的要命,我赶紧站出来说:“姐,我不用你管,大不了我赔他一条命。”

蓝姐生气看着我说:“你给我回来,还嫌不够丢人吗?”

我说我怎么丢人了?我闯的祸,我自己扛,用不着你多管闲事!

说这些话的时候,我心痛的要死;我知道蓝姐关心我,我这么说,她一定很伤心。可是我没有办法,我不能连累蓝姐。

“自己扛?你扛得起吗?”肥猪不屑地瞥了我一眼,又问蓝姐到底怎么选。

因为我们这边出了事,展会里有很多人,都陆续过来围观。即便蓝姐刚才不说,我也知道自己丢大人了。

“哟,什么事啊?这么壮观。”听声音,我知道是肥婆来了,她指不定怎么讽刺我呢。

这时,蓝姐好像看到了救星一样,一头扎进肥婆怀里,哭着说:“肥姐,我弟弟把花瓶打碎了。”

肥婆很爱惜地拍着蓝姐,说就一个破花瓶,打了就打了,值不了几个钱,你哭什么啊?

“呵,肥姐,花瓶是值不了几个钱,但你们得十倍赔偿呀。”肥猪好像也不敢太过,语气变得委婉了一些。

“是嘛!那我得好好看看。”肥姐说着,俯下身子将木箱打开;说实话,那花瓶让我摔得惨不忍睹。

肥姐站起来说:“哎哟,摔得可真够彻底的,碎碎平安、碎碎平安。”

她一边说着,还双掌合十,做出一个拜佛的动作;气氛这么紧张,她还这么搞笑,看来肥姐真不是一般人。

肥猪好像挺顾忌肥姐的,就说:“肥姐,这件事您看怎么办吧,我听您的。”

肥姐睁开眼说:“什么叫我看着办?该赔得赔啊?多少钱来着?”

肥猪有些尴尬说:“150万,不过肥姐,我挺给面子了,这件事我本来不打算计较的,只要夏蓝能赏脸,跟我吃个饭就行了,事情其实挺简单的。”

“跟你去吃饭,她愿意吗?”肥姐反问。

“这……”肥猪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夏蓝不愿意,你还把她惹哭了,对不对?”我发现,肥姐身上,正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场。

“我……”肥猪语塞了。

“李局,你这是欺负我们姐妹啊?你觉得我肥姐后台不够硬是吗?”后半句话,肥姐是吼出来的;不只是肥猪,就连周围的人,心里都咯噔一下。

真没想到,中午还被我们讹诈的肥姐,气场竟然这么强大。

肥猪向后退了一步,面色蜡黄说:“肥姐,这事儿都是我的错,我不要赔偿了,破花瓶,值不了几个钱。”

“你说老娘的东西破?我还要不要做生意了?”肥姐瞪着眼,跟张飞似得。

“姐、姐!您卖的都是好东西!我说错了,我掌嘴。”肥猪象征性地伸出手,在脸上轻轻拍了两下,样子谄媚的要命。

肥姐轻蔑地看着他,又指着我说:“你去仓库,把32号箱搬出来,这次可别再摔了。”

我赶紧点头,肥姐的话,跟上帝的旨意似得。

跑到仓库,我吭哧吭哧把箱子搬了出来,不知道里面装的什么,但体积和那碎花瓶差不多大小。

肥姐掀开箱子说:“这个花瓶,和碎的那个是一对,一模一样的;拿着它,赶紧滚!”

肥姐说完,就拉着蓝姐走开了;边走还边说:“你这丫头,哭什么,这么没志气?换了我,早大耳光子呼他了!”

她越说,蓝姐哭得越厉害;在肥姐面前,夏蓝就像个没长大的孩子。

肥猪夹尾巴走了,现场又恢复了秩序;我们一直忙到下午六点,展会才接近尾声。

说实话,我那时挺崇拜肥姐的,真有派头;我想有一天,我也要跟肥姐一样,在蓝姐受欺负的时候,能够站出来,好好保护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