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若妆 > 资讯 > 我与蓝姐的青春(王宇蓝姐)by阿刀小说在线阅读

我与蓝姐的青春(王宇蓝姐)by阿刀小说在线阅读

时间:2019-05-15 18:04编辑:摩羯

《我与蓝姐的青春》是作者阿刀最新编写的故事,全身心的投入在了这本书的创作上,知道后的小编还挺感动的,深厚的文字功底的铺垫下,整篇小说在阅读的同时故事能很好的浮现在脑海中。

我与蓝姐的青春 第4章 再次重逢

我几乎疯了一般冲过去,一把抢过手机,大声朝装逼货吼道:“你他妈拿我手机干什么?”

当时我醉了,虽然有女生在场,我却没顾忌他的面子。

装逼货脸色变了变,接着又冲我吼:“谁他妈拿你手机了?这是我新买的!”

我说:“你放屁,你根本买不起!”

他确实买不起,我们宿舍里,大都是穷学生。

装逼货有些尴尬,便拉着那女生要离开。

女生说:“你手机还在他手里呢。”

他说:“没事,一个宿舍的,到晚上他就还我了。”

女生不愿意,说还没玩儿够。装逼货又转过来,冲我眨巴眼。

“滚!”我红着眼,冲他吼道。

装逼货就对女生说:“他喝醉了,现在没理智,等他酒醒了,自然会还回来的。”

女生很不爽,对我骂骂咧咧的,说我是个疯子。

“滚你妈的!”我抓起一个酒瓶,狠狠砸在了地上。

女生吓了一跳,结果还想跟我吵,却被装逼货连哄带骗,硬拉走了。

拿到手机,我紧紧抱在怀里,失而复得,我竟有种悲凉的欣喜。

打开手机,我反复看了一下,我先是喜极而泣,接着又坠入了无底深渊!

下午的时候,蓝姐给我发了很多短信,她跟我道歉,说她后悔踢我,伤心死了;又问我腿好点没有,让我去医务室消消毒,别发炎了;还说我挺男人的,喜欢看我打球的样子。

看到这些短信,我高兴死了。

我似乎管不了那么多了,什么狗屁现实,贫富差距;不管将来能不能跟蓝姐在一起,我都要努力搏一次!

即便蓝姐不爱我,只要我能再见到她,哪怕成为普通朋友,我也愿意。

可接下来我傻了,装逼货竟然跟蓝姐发短信说:“滚你妈的臭表子!别骚扰老子!”

我不知道他是何企图,但那一刻,我想杀了他!

真的,我他妈想弄死他!

我摸着凳子坐下来,赶紧给蓝姐发短信,拼了命的解释,可一直都石沉大海。

我憋不住,就给蓝姐打电话,她不接,打通就挂。

我想我们完了,彻底完了,我们他妈的真的完了!

狗日的装逼货,老子弄死你!

我小心翼翼将手机装起来,又顺手摸了个啤酒瓶,气势冲冲闯进宿舍。

装逼货当时正显摆说跟女生牵手了,接吻也是分分钟的事,得意的要命。

“我草你妈!”他还没反应过来,我手里的瓶子,就狠狠砸了下去,他的头冒血了,我还想打,却被宿舍的人摁住了。

他捂着脑袋,有些害怕地看着我说:“你他妈疯了吧!”

我怒吼着,拼命挣扎:“为什么!为什么要给蓝姐发那条短信?”

装逼货捂着脑袋说:“她伤你伤的那么深,我是替你报仇,你他妈还狗咬吕洞宾!”

他是什么德行,我们宿舍都知道,我根本不相信,他会这么好心。

我尽量压着火,跟宿舍众人说:“你们先放开我,我保证不动手了。”

宿舍长说:“放开吧,王宇是个有数的人。”

他们一放开我,我立刻握着酒瓶渣滓,直接顶在装逼货的脖子上:“你他妈说实话,为什么要发那条短信!”

那一刻,我真想宰了他!

他怕了,两条腿抖着,结巴说:“当时正用我手机泡妞,可蓝姐却老发短信骚扰;他怕那女生误会,就把蓝姐给骂了。”

他又跟我求饶,说他错了,不知道事情会这么严重。

我无力地坐在地上,又四仰八叉的躺在地板上,浑身像抽空了一般,一点力气都没了……

后来我后悔了,我真该弄死他的;否则,我后来的那个兄弟,也不会因他而死!

宿舍的人,把我扶上床,我哭着,看着手机;还不死心,又给蓝姐发短信,将事情的始末解释了一番,可蓝姐始终都没回我。

日子一天天过着,我有时给蓝姐打电话、发短信,她不接,也不回。

很多次我都想去她家,当面跟她道歉;可我害怕,害怕她的冷眼,她的讽刺,她的高高在上。

渐渐地,我放弃了,感觉蓝姐彻底从我的生活里消失了。

期末考试临近,我将全部精力,都放在了复习上;偶尔也会想起蓝姐,只不过,心没那么痛了。

情圣说得对,时间,可以抚平一切。

放假后,我留在海城勤工俭学;学校有勤工俭学部,那里能给介绍一些兼职。

当时,我领了份搬运工的兼职,活儿不重,就是给展会搬一些文物字画;一天80,钱不是太多。

夏天的海城,不是太热,微风徐徐,带着几丝沁人心脾的凉意。

第二天,我和学校的几个学生,坐公交去了展览中心。

在那里,我们搬了一上午,东西虽然不重,但都是古玩字画,很名贵;搬得时候小心翼翼的,而且老是来回跑,也累的不轻。

主办方负责人是个肥婆,抠的要命,这么多的活儿,就找了我们几个学生,而且连午饭都不管。

大中午的,我们几个学生跑到路边,买了煎饼果子;也没地方坐,就蹲在展厅门口啃。

那时我真的没想到,命运又将我和蓝姐,交织在了一起。

当时我正低着头,狼吞虎咽地吃饭;远远地,就听见了肥婆爽朗的大笑。

“哈哈哈哈,这次展览,能请到你这位美女主持,肯定能为展会增光添彩!现场成交量,也一定会蹭蹭往上长!”

“肥姐,你又拿我开玩笑,我哪儿有那么大魅力呀。”这个声音,好熟悉,我抬头一看,整个人都木了……

蓝姐,是蓝姐!她还是那么美,那么高贵,比以前更成熟了。

她在一群女人的拥簇中,谈笑风生,像极了电影明星。

她没有看到我,跟那些人聊得很投入。

反倒是肥婆蹭蹭冲过来,对我们几个吼道:“别蹲在这里扒食,跟乞丐似得,不够丢人的,影响展会形象!”

当时有个学生站起来:“你们不管饭,还不让我们吃饭啊?”

肥婆顾忌面子,不愿跟我们争吵,直接掏出两张大钞,往地上一扔:“立刻给我消失。”

那学生没捡钱:“就二百块钱,你也太抠了,还不够我们几个塞牙缝的。”

“你们别太过分!”肥婆有些动怒了,声音挺大的,已经吸引了蓝姐的注意。

那学生:“二百不够,得再加二百。”

我知道他是在整肥婆,我也挺愿看肥婆吃瘪的,但现在却真不是时候。

听到争吵,蓝姐她们走了过来,那一刻,我紧张死了。

我魂牵梦绕的人,终于出现在了眼前,我竟不知道是该面对,还是逃避。

肥婆看蓝姐她们过来,怕丢了面子,又赶紧掏了二百,往地上一扔:“赶紧滚!”

那学生就招呼我们说:“来来来,赶紧捡钱,一人一百。”

他们几个都去捡,确实跟乞丐似得,我没动,因为蓝姐已经看见我了。

我缓缓站起身,目光复杂地看着她,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了出来,声音有些沙哑道:“姐……”

蓝姐看着我,很平静,我猜不透她在想什么;我们之间,似乎多了一层看不见的阻隔。

肥婆看看我,又看看蓝姐,就问她:“夏蓝,你们认识?”

蓝姐呼了口气,笑着跟肥婆说:“不认识,我怎么会跟一个搬运工认识?”

肥婆一笑:“我就说嘛,咱大主播是什么身份?现在的年轻人,看见美女就套近乎;见到你叫姐,那见到我,岂不是得喊妈了?”

“哈哈哈哈……”她们那帮人,笑的前仰后合,又谈笑风生的进了展厅。

可我的心却凉透了,我日思夜想的她,竟然说不认识我了……

我和蓝姐,最终成了熟悉的陌生人。

整个中午,我神情恍惚,心里像被针扎了一样,一阵阵刺痛。

几个学生过来问我说:“你跟那大美女认识?”

我不愿说话,他们就识趣的走开了。

下午展会开幕,蓝姐穿着酒红色的礼服,站在舞台中央,笑容满面,侃侃而谈。

我靠在展厅的角落,默默看着她,脑海中,又想起了我们初次见面时,她穿着枣红色外套,背靠在宝马前,笑着冲我招手的画面。

可往事如烟,如今,已不再从前。

开幕式结束,我们几个搬运工,又开始忙活起来。

因为现场有成交的话,只要客户刷完卡,我们就得把东西封箱,搬到客户车上。

这次展会,肥婆请了很多漂亮的女讲解员,蓝姐也跟着讲解。

很多人都往蓝姐那儿凑,只要蓝姐讲解过的,那些男客商们,都抢着购买。

我恶心的要命,那些人看着挺斯文的,其实脑子里肮脏的很。

蓝姐叫人搬东西的时候,唯独不叫我,我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后来实在忙不过来,就指着我说:“那谁,站在那里愣什么?没看这边忙不过来吗?”

我气得要命,你都不叫我,结果还怨到我头上了。

我气呼呼地走过去,蓝姐就在我旁边冷嘲热讽:“胖姐找的这是什么人?一点眼力价都没有,干站着要能赚钱,那钱也太好赚了吧。”

这个女人,真是不放弃任何打击我的机会。

我往外搬东西的时候,她跟在我身后,指指点点,说现在的孩子,笨手笨脚,干活毛毛躁躁,看着就让人上火。

我快被气炸了,就狠狠瞪了她一眼。

她却骄傲说:“你瞪什么瞪?小心我扣你工钱。”

我觉得,我和蓝姐是天生的宿敌,只要一见面,绝对会闹矛盾!

后来她欺负我上瘾了,就让别人停下,专让我自己搬,把我累得满头大汗,还不让我休息。

我真不该和她见面,一见面,就不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