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若妆 > 资讯 > 《我继承了贵族血统》张牧李晴晴在线阅读

《我继承了贵族血统》张牧李晴晴在线阅读

时间:2019-06-10 16:31编辑:摩羯

《我继承了贵族血统》是一本悬念十足的小说,作者凌晨两点半主要以张牧李晴晴为主人公开场,引出一系列的精彩故事,凌晨两点半对于角色心理活动的尺度拿捏的很好,所以让文中的人物显得很立体,《我继承了贵族血统》这本小说值得阅读。

我继承了贵族血统 第二十一章 张牧到底是什么人

“把电话给你万叔叔!”熊宽在电话里说道。

山雨欲来风满楼!

他刚才接到了供货商断货的消息,现在又是原始股东要离职。

到底要怎么样!

熊川没有办法,刚才对杨霜的浴火,瞬间都压了下去。

他拿着手机出了办公室门,递给万红群。

“别劝我了……”万红群直接说道:“老熊,我和你这么多年,你也应该为我考虑。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

熊宽没想到,竟然劝不了万红群。

他无奈笑笑,说道:“那行。不过,老万看在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上,你能不能给我指条明路。今天有人挖走了我们的供货商,又有人挖走你了。我怀疑,这是同一个人。你能不能告诉我,幕后的人是谁。”

熊宽知道,这种可能性很小。

万红群有了新的金主,他不可能为了现在已经破碎的兄弟情,得罪他新的金主。

然而,熊宽意料之外的是。万红群不仅说了,还说得很直接,似乎说出来背后的人,是他的任务。

“具体是什么样的背景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的名字。”

“叫什么。”熊宽急忙问道。

“张牧。”

“张牧?”

熊宽死死的皱着眉头。

叫张牧!?

江南市什么时候有这么一号人物,自己根本不知道啊!

“熊宽,看在我们是兄弟,我奉劝你一句。张牧是你……惹不起的人!”万红群说完,转身离开。

选择张牧,他不会后悔。

不仅因为张牧有钱,而且后台极大。

有罗斯柴尔德做后台,比政府的铁饭碗,还要强硬!

万红群走后,熊宽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张牧是谁?”熊宽自言自语道。

而熊川,身体不停在哆嗦。

他怕了!

张牧的影子,像是印刻在他脑海里,抽不出去!

熊川立马看了看表,更是害怕!

张牧说过,两个小时内,他要来收锎的钱!

现在,还剩半个小时!

先挖走了供货商,现在又是创始人。

熊川打开电话,眼睛瞪得更大。

“操你妈!”熊川直接吼了出来,咆哮道:“张牧,你他妈做什么!”

别的熊川不懂,但这两个小时内,熊家接到了无数个电话!

供货商相继断货,投资商冒着违约的风险,也要和熊家断绝往来!

众叛亲离这个词,此刻无比的贴切!

“爸,我知道张牧是谁。”熊川颤颤巍巍的说道。

两分钟后,熊宽放着小跑来到熊川跟前。

“张牧是谁!”熊宽只想知道,张牧是谁!

这才一个多小时!

这手腕,太不简单了!

看着老爹如此激动,熊川忍不住从嘴里挤出来一句话:“是……一个大学生。”

熊宽瞪着熊川,吼道:“你他妈觉得这很好玩是吗?”

“爸,真是一个大学生。”

“你的意思是,我的供货商和投资商都是被大学生挖走的?靠什么?靠思想教育,还是第八套广播体操?”

熊川也很难接受,但还是说道:“或许,是钱。”

熊川将事情所有的来龙去脉给熊宽说了。

熊宽整个人,震惊到了无以复加!

一个大学生送礼,竟然送出了世界最稀有的无价之宝锎。

然而锎不是有钱就可以买到的!

而熊川,为了给熊家争一口气,动用了熊家的人将杨霜的锎暗中调包了。

熊家是从地下世界起家的一个家族,要偷走杨霜的锎很简单。

可熊川没想到,事情竟然能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

听完整件事后,熊宽彻底的震惊住了。

“快给张牧打电话过去。”熊宽直接说道。

“爸,这不太好吧?”熊川不甘心道:“给一个大学生打电话做什么?”

“求饶。”熊宽的话斩钉截铁。

“你说什么?”熊川皱着眉头,他知道老爹从来没和任何一个人服软过。

正是因为这样,老爹在江南市,地位很可怕。

可现在,他竟然要主动给张牧打电话。

“这些供货商断货,投资商撤资,对我们来说的确能狠狠赚一笔。但如果所有的人集体跳水,熊家面临的就是,破产!”熊宽狠狠的说道,血压瞬间升高。

到时候,所有赔偿的钱,都不够熊家用来赔偿。

张牧真的狠!

有足够多的钱,张牧可以玩转这个世界。

等熊家破产了,他再低价收购过来。

这一招,狠到了没有朋友!到头来,张牧不仅不会亏钱,还能狠狠赚一笔!

熊川当然不愿意打。

熊宽回头过来,怒视着熊川,吼道:“让你打,你他妈愣着做什么?”

“爸,我……”熊川无语极了,扭过去头盯着垃圾桶里刚扔进去的手机。

刚才,他还吐过痰的。

现在却要捡起来,打给自己最讨厌的人。

“再不打,熊家真的要完了。”熊宽吼道。

熊川不敢相信的问道:“张牧真有这么大的手段?”

“不打,就别当我是你爹!”熊宽气炸了。

熊川没办法,这才打过去了电话。

嘟嘟几声,张牧全都挂了。

一个没接,两个没接。

十个,全都没接。

眼看着时间,两个小时就要到了。

熊宽的手心,全都是汗水。

“爸……他不接。”熊川丧着脸,也不知道怎么办。

这几分钟时间,熊家所有的产业链,都要跳水完了!

熊川都不得已在想,张牧难道不是一个有钱的富二代吗?

他这手段,就算顶级的商业帝国和他对峙,也会瑟瑟发抖。

“发消息,求他。”熊宽又说道。

熊川立马编辑了一条条消息,将身份放到最低。

“张牧,锎在我手上,我现在就还给你!”很不爽,明明以为自己赢了,现在却要如此卑微。

可没办法,熊川知道自己不是张牧的对手!

他熊少输了!

在杨家的时候输过一次,输的是自己。

今天他又输了,输的是整个熊家。

消息发过去,张牧终于接电话了。

“哟,熊少?”张牧的声音里,带着挑衅的意味。

熊川尽量压低声音,卑微说道:“牧哥,收了神通吧。我把锎还给你,咱们井水不犯河水。”

张牧掏了掏耳朵,以为自己听错了。

“熊川,也不要怪我。我之前给你打了一个电话,给你最后的机会了,你不接……现在,我们用实力说话。”

熊川脸色憋着:“张牧,我爸已经出面了,愿意何解。咱们各退一步行吗?锎我还你,给你当面道歉!”

“道歉?我不需要狗给我道歉。不过,我给你们熊家一条建议,所有人去杨家跪着道歉,跪到杨家的人,愿意原谅你们为止。”

熊川一听所有的人,捏着拳头。

“张牧,你不要太过分。”

要熊家所有人的去杨家,还得跪着道歉。

熊家,做不到!

熊宽也不可能答应!

“既然你不听建议,那就没办法了。”张牧耸耸肩。

熊宽一看张牧果然不是一个省油的灯,抢过来电话用威胁的口吻,道:“张牧,我知道你有钱,但熊家不是你可以随便欺负的。你用高价挖走我的人,投资商,供货商,你以为断了我所有的路?”

“可熊家也是有家底在的,我可以重新找外省的供货商,不用投资商自己投钱,人才也可以慢慢引进!你能拿我怎么样!”熊宽不能忍了,退一万步,熊家的企业缩水,也不会让张牧胡作非为。

“是吗?”张牧笑了笑,早有预料:“你见过变魔术吗?”

“什么?”熊宽皱着眉头。

“刚才只是给你们一个教训,现在……才是我真正的收账时间!”

“距离收回你们偷我锎的账单,还有十分钟。”

“这十分钟,请你看一场魔术。”

“一场,将熊家资本,变成零的魔术!”